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广播 > 夜航船
12月5日 夜航船:怀旧的人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1年12月05日 17:06    【字体:    】  【 关闭 】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现在很多人,包括我们自己,年纪越大,就越喜欢听老歌、看老电影、听旧时的戏。就连以前的电视剧、以前珍藏的书都会翻出来看。有人说,怀旧的人,都是恋旧情之人,也都是重感情之人。那么,你是一个怀旧的人吗?你会因为什么而怀旧呢?你身边有怀旧之人吗?你觉得怀旧到底是沉溺在过去不思向前,还是因为重感情而不舍曾经?怀旧,会不会让生活变得沉重?

首先,宇轩想带大家去台北一家怀旧餐厅逛逛。台北土城有间怀旧餐厅,拥有大量的收藏品,从小巧可爱的大同宝宝、幽默风趣的老夫子,到旧时交通工具黄包车,就连老药房和老西装店也囊括在其中,但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这间老戏院。

身为厨师的胡老板,将几十年来精心收藏的宝藏,全展示到客人的面前,让人感受到不同的怀旧氛围。每一个收藏品,全是货真价实。客人陈先生说:“有些怀旧餐厅会特别仿冒古代的东西,反而就很假,但这间很真实。”

怀旧餐厅除了提供真实的怀旧氛围,当然还少不了台湾古早味。像是这道鹿港招牌菜,特别以鹿港特产花椰菜干,铺在三层肉上,口感特别又美味。

还有客家古早原味阿嬷私房菜,不使用味精、味素,同样香气四溢又好吃,这道下酒菜,完全能满足你的口腹之欲,甚至连客家人都啧啧称奇。

怀旧餐厅重现过去生活样貌,也提供了多种台湾老菜,但是最让胡老板感到骄傲的,还是这个甘仔店了。弹珠、昂仔漂,还有各式各样的糖果,让人来到这里用餐,回想起最单纯的自己。

怀旧餐厅,让你找回最单纯的自己。你怀念过去,你念及旧时事物,是为了什么?你找回过当初最单纯的自己吗?怀旧到底好不好呢?欢迎大家热烈讨论!

歌曲-

片花

互动

接下来,宇轩再邀请大家,跟我去台湾故事馆逛逛,那里同样是一个让人怀旧的地方。为让生活在现代都市的台湾人能了解台湾的过去,2005年十一月,一个令人怀旧的“台湾故事馆”在台北忠孝西路一段五十号对外开放。“台湾故事馆”是用展出的实物在说台湾的故事,它将四五十年前台湾常民生活从历史文物的典藏中重新演绎,再现了四五十年前台湾原来的风貌。

走进“台湾故事馆”,一阵古风迎面扑来。一棵用水泥做成的巨大榕树下,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亭台。在该馆销售部杨小姐的引领下,我们轻轻推开了木栅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馆中的一条古街,漫步其间,令人坠入怀旧的时空。

古街长二十多米,街面很窄,宽不过四米左右,街顶端的正中间是一个古“布袋戏”台,台上有两个木偶人在做表演动作,戏台的左右两边贴着一幅对联,分别是:“落魄江湖在今朝,吟诗作曲醉花楼”。正中间写着:“表演者吴传治”。

杨小姐告诉记者,这个“台湾故事馆”是该馆董事长吴传治的杰作。吴传治今年四十二岁,出生于一个贫寒的老兵家庭,高中念的是美工,当过兵,后来从事广告业,并开始走街穿户大量收藏各种即将流失的台湾文物和已经被更新淘汰的旧式家俱、用具和各种器具等,小到一个香烟盒,大到一辆旧式轿车。几年后,由于他收藏的东西越来越多,难以估计收藏的数量,自己的住房堆放不下后,就到外面租了一间二百多坪的仓库堆放。

为让他人与自己分享一份念旧情感,吴传治先开了间泡沫红茶店,把收藏来的东西作为摆设,有很多人来喝茶时边喝边欣赏并拍照留念,但吴传治总觉得这不是他心中所构思的展示模式。于是,六年前,他决定办一个“台湾故事馆”,展出全部收藏,让更多人了解台湾这块土地上的人、事、物。经过筹备,终于诞生了这个“台湾故事馆”。

古街两旁,一座座旧时期台湾建筑的木屋店铺毗邻,每一间店铺都挂有牌子,有医院、文具商店、面包店、冰果室、药房、裁缝店及茶行等,它在告诉人们,这才是四十年前台湾的真实街景。然而,这些店却都在营业。杨小姐告诉记者,馆中的这些仿旧设计,不是单纯为了让人观赏,而是结合旅游营业。所以,这些餐饮店中每天都引来了大量食客,旅游纪念品店里,每天都有前来参观的客人进店购物。

“台湾故事馆”中有多条旧式街道,最让人感兴趣的是其中一条窄街正中间的“里长”房屋和一间旧式中药铺。屋顶是深灰色的仿古瓦片,外墙是木板钉起来的,显得古朴纯真。“里长”屋内,摆设着当年“里长”所用过的桌、椅、茶几和沙发等,这些家俱现在已经难得一见了。中药铺的招牌是“保生堂”。杨小姐说,过去台湾有很多中药铺都称“保生堂”,因为这是一个吉利的名字。

铺里放着旧时期中药铺里所用的中成药切片刀具和辗具,以及中医坐诊时的坐椅和桌子、药橱药柜等。几位“老台湾”旅客参观后,禁不住发出一阵阵感叹。

我们边走边看,不觉来到了一座老电影院,门口摆着一台古老且体积巨大的放影机。杨小姐说,古老的放影机已无法再为现代人放映电影,但老板设计的这个旧式电影院里,每逢星期三下午还会为游客放映一场三十分钟的旧影片。所以,游客们往往喜欢到这里看完旧影片后,再享用小吃,重新回味那逝去的时光。

“台湾故事馆”,让老一辈的台湾人能从中追忆过去,同时也能让新一代的台湾年轻人,从这个馆中更多地了解台湾的过去。

旧时时光带给我们到底是什么呢?你在台湾逛过这样的怀旧展馆吗?你在大陆喜欢逛那些老街老巷吗?你的情怀从何处说起呢?

歌曲

片花

互动

其实眼下,大陆的很多年轻人也都开始了怀旧。李歆1980年出生,自称“资深80后”,现在北京经营一家个性小店,店面不超过20平方米,几乎没有装修,显眼处放着一台无法使用的14寸黑白电视机,主要出售回力鞋、海魂衫、搪瓷缸、铁皮玩具等一些明显具有上世纪80年代印记的物品。

他介绍,尽管这些物品价格比当年翻了数翻,销路依然不错,每天营业额平均在2000至3000元之间,顾客主要是学生和白领,大多数也是“80后”。问及这些物品为什么这么受欢迎,李歆回答:“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过去美好的时光,一看到它们,就会联想到自己的故事,自然倍感亲切。”

85年出生的钟诚热衷这些物品,喜欢穿回力鞋、文化衫和紧身裤,是不少人眼中的“潮男”和“文艺小青年”。他坦言,这些“旧货”实际代表一种生活态度,简单、实用、不花哨,但创意无限,具有永恒价值。“我从小就穿着白色的回力鞋踢球,脏了就用白粉笔涂一下。可以说,它陪着我长大,与我一同成长。”

随着都市化进程加快,成年人的怀旧情绪日渐浓郁。旧城改造后,有的年轻人甚至会怀念几十年如一日摆在家门前的小吃摊;也会怀念某个街口的绿色邮筒;甚至母亲曾经用过的“百雀羚”。

不过,当前大陆怀旧现象主流群体集中在“70后”和“80后”,他们成长过程与社会转型同步,经历社会从单一文化向多元文化发展,既享受到物质丰富,又保留单纯理想。而现阶段,这群人开始逐渐“奔三”甚至“奔四”,买房的成为“房奴”,结婚的开始“裸婚”,工作的必须“加班”,多数人面临巨大生活压力却无处释放,于是怀旧便成为这些人躲避现实压力,寻求精神寄托的方式。

从心理学角度看,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对童年很多带来欢乐的美好事物印象深刻。在成年之后,工作、生活的压力,对现状的不满情绪日渐将这种美好的感觉驱散。怀旧不仅是想念过去的事物,更是在找寻曾经那些美好的感觉。

那么,你在怀旧中找寻到了哪些曾经美好的感觉了呢?

片花

互动

歌曲

说起怀旧,宇轩很想和你分享这一本书《我们台湾这些年》。 以往读台湾,有柏杨、李敖,有余光中、琼瑶,再后来是龙应台、张大春,所以冷不丁有个年轻后生蹦出来,总觉得有点不适应。但是想想,这么多年来,也应该通过一位年轻作家的视觉,来重新看一下台湾了。所以,在阅读廖信忠所著的《我们台湾这些年》的时候,心中一直抱有好奇。

廖信忠可以称为台湾版的韩寒,从书的开篇,就流露出了他对时事和政治的敏感性,不过他没韩寒那么犀利和快意,言词中带有台湾人特有的审视、冷静和幽默等特征,可以让人想象这是一个外表温和、内心却有主见的青年。作为一名台湾70后,廖信忠是幸运的,他的书进入内地,势必会为两岸文化与思想的交流和沟通吹来一股新风。

读《我们台湾这些年》,不禁想到去年曾在两岸三地引起强烈反响的电影《海角七号》,书和电影具备类似的叙事节奏和语感,轻巧、自然而引人入胜。这种融入了自己的回忆和人生经验的写作,无形中拉近了读者与作者之间的距离,阅读过程因而具备了一种对谈感,不同记忆、不同视角、甚至不同观念在同一件事物身上发生碰撞时,你会时时产生这样的感慨:哦,原来这些年我们是这么过来的,原来这些年他们是那么过来的。

对于台湾政治事件的关注似乎从作者出生时就与他如影追随,20世纪70年代,台湾社会反对国民党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但国民党仍无视民众呼声,导致风波不断,廖信忠就是在这种社会氛围下出生的。3岁的时候,震惊全台的“王幸男邮包爆炸案”中的王幸男,就和廖信忠的父亲在同一个药厂,因为不满台湾政治情势,邮寄包裹炸伤了台湾省“主席”谢东闵……这个事件让廖信忠的父亲开始对国民党反感,也影响了廖信忠。

从1978年的蒋经国继任,到1987年台湾宣布“反攻大陆”无望,再到2006年“红衫军”倒扁,作者用接近全书一半的篇幅,叙述了各种政治事件对台湾社会、家庭以及对他个人的影响,借助作者的梳理,我们也可以重新观察一下这二三十年来台湾政坛上的风风雨雨。比较有趣的是,在以编年体为写作形式的框架下,作者一边记录政治、描绘社会,一边叙述自己的成长:他上小学了,在课本里学习“蒋公的故事”;圆山动物园搬家,台湾“民进党”成立;蒋经国去世,《爱拼才会赢》风靡台湾;尹清枫命案发生那一年,他上国四班,迈克尔?杰克逊在台北开演唱会……作者的经历,完全可以用“政治陪伴我青春成长”来形容。

对于政治的敏感性以及自小养成的洞察力,让这本日记风格的书,充分体现出作者对事物进行深入判断的能力,他对时事、社会以及政治话题的点评,颇有点继承了台湾前辈文人嬉笑怒骂的风骨的意思,只是气势没有那么张扬了,眼界的开阔以及对自身的把握,让廖信忠成为有主见、有辨别能力、有长远眼光的新一代台湾人。2007年他到上海工作的时候,已经像在台北、高雄那样自由自在了。此外,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廖信忠对娱乐的记忆也非常深刻,书中关于琼瑶剧播出、小虎队走红、《泰坦尼克号》上映等重大娱乐事件的描绘,相信会引起不少读者的共鸣。

翻阅《我们台湾这些年》,如同跟随一个台湾向导走完了一段怀旧之旅,有回忆,有感慨,有赞叹,也有愤怒……当然,读这本书的收获除了对台湾有了不同的认识之外,也借助作者对台湾民众的生存与生活、命运与情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因为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这份认识和理解也多了一份暖意。

歌曲

片花

互动

黑格尔说,任何事情都在其相反面定义自己。照这个说法,怀旧其实不是在定义怀旧,而是在定义逐新,任何事情都是相反相生的。如果抛开了怀旧,那么逐新就没有意义。我把这次刊物的名字取为“秋来秋去”,寓意怀旧与逐新之意。秋天是一个与离情别绪息息相关的季节。关于秋日离别的篇章可谓汗牛充栋,屡见不鲜。但秋天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庄子曰:正得秋而万宝成。秋天又是生机勃勃的季节,孕育着希望和收成,从这个层面上理解,有“育新”之意。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拿着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为买谁的专辑而踌躇不决。在数字化时代,这已然是一副逝去的图像,不会再有卖磁带的音像店了,也不会再有人犹豫徘徊于音像店门口,为买谁的专辑而蹙眉不展。我在一个几何时门庭若市的音像店门口踯躅良久,如今那里物是人非,已变成了一个餐馆,那里有一堵墙,曾经挂满了各种明星的宣传照,大喇叭没日没夜鼓噪着,曾是一道很有诱惑力的风景,现在,这种景象不会再有。

  

怀旧是一股蔓延全球的潮流,全世界的人都在为逝去不再的某个年代而心神不宁,四顾茫然,大概是在九十年代中后期──我在念大学的时候。某一天我走在大街上,忽然,一阵音乐带着不容违抗的力量攫住了匆匆行人和我的注意力,有人跟着旋律轻轻地哼唱了起来: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从那时起,我发现身边涌现出了很多怀旧的事物,怀旧的音乐,怀旧的电影,怀旧的影像,怀旧的风格。有人当怀旧是一种新的潮流,偶然把它作为文化调味品尝个新鲜。有人在怀旧的声浪中如痴如醉,旧事填赝,思绪万千。

  

数字化时代的将来会不会有怀旧,或许没有,当一切都如露水般可以轻轻拭去,什么痕迹都不留下的时代,怀旧也许是一件多余的事情,波德莱尔曾说,城市的变化比一个凡人的心还要快。这是容不得怀旧的时代,太多的变化了,排山倒海,无法辨识。记忆中留不下任何东西,有的只是稍纵即逝的变化。本雅明的《启迪》我看得云遮雾罩,但有一点感受很清晰,他对于现代巴黎的那种无法阻挡的变化表现出了惊诧和伤感,本雅明是一个极度怀旧的人。在荧煌的灯火下看本雅明,就会觉得字里行间有一个人,他引导着你走在巴黎昏暗的街道上,指点南北,诉说桑田沧海。

  

昨晚看周华健访谈,近五十岁的音乐人,仍然对音乐充满热情,李宗盛对他说,不要再顾及什么销量,胆子再放开一点去做音乐!五十知天命。这是儒家灌输的生存理念,让一个五十岁的人像年轻人一样去鸢飞鱼跃,会不会太过铤而走险呢。我想不会,纵贯线几十场的演唱会的成功,足以证明他们还可以继续做音乐,如果说以前的音乐是为名利所累,现在则到了一个随心所欲的时候了。

  

这才是音乐人渐臻化境的时候。类似的例子不少。奔五十的麦当娜出的专辑水准不但不失半分,反而有推陈出新的气魄。几年前,滚石乐队的巡回演唱会重新让几个崦嵫在迫的老家伙重焕生机。最近,八十年代喧嚣一时的Motley Crue在沉寂数年之后重出江湖,大张旗鼓地筹备数场跨国演唱会。够了,无须再逐一枚举了。这几年随着怀旧市场的兴起,许多老乐队还会重操旧业,以新的姿态带领我们去感受曾经的过往。怀旧也是一种新的力量。它会推动着记忆在新的感受中去审视人生。

    

谁能说怀旧和逐新是不会相遇的两条平行线?秋天去了,秋天也来了,在来来往往中,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方向,偶而,也会交汇在黑夜的海上。

片花

歌曲

互动

节目最后,宇轩和你去看一场演唱会吧——《永远的未央歌》。在最有气质的主持人陶晓清陶姐优雅婉转的介绍声中,一个个歌手接力登场,或许容颜已老,或许更多的我都不曾看过他们年轻的模样,却有歌声,熟悉,动人。

当我在碟市深处,摸出《民歌嘉年华会―――永远的未央歌》、《发光如星》等台湾老曲DVD的时候,我知道,这种事情假如发生在盗墓界的话,相当于是挖掘出了两片青花陶瓷,可惜,这只是音乐,音乐在时间这台推土机面前一次次变成陪葬品,不求感动,只争朝夕,说白了,这不仅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年代,更像是一个按着快进键向前的年代。

当我和朋友正看着《民歌嘉年华会―――永远的未央歌》,一个人窜出来,对我们说,你们听什么呀!这个人和我去过一趟西安,见识过那个坑,她说话的神情让我觉得自己忽然变成了坑里的一员。杨弦、施孝荣、陈明韶、李建复、叶佳修、潘安邦、吴楚楚、杨祖?B、胡德夫、南方二重唱、马兆骏、王新莲、木吉他合唱团、潘越云、王海玲、蔡琴……这些名字,有人觉得是昨天,有人觉得是考古。有人当他们是神仙,有人视他们碍时间。众口难调,你怎么敢拍胸脯说这些就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东西呢?瞧瞧前面的那些名字,他们曾经都喜闻乐见过,现在你恐怕要捏着鼻子娇滴一下,“哟,他们还在啊!”或者像那个人一样,窜出来,把听歌的人和唱歌的人都当成顽固不化的兵马俑。

假如你对台湾“校园民谣”颇为想念,又因为工作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乃至生活的压力而没有太多时间怀旧的话,我甘愿扮演一个蹩脚的游医,斗胆向你推荐这张《民歌嘉年华会―――永远的未央歌》,基本上,在目前看来,这是最方便的捷径了,只需要你使出打开电视和DVD的力气,就可以在短短的(几个小时/N次)时间里,对你一些早年再熟悉不过,而现在又再生疏不过的声音有一次全新的体验(当然,你家的音响越HIFI,体验就越高保真),这张DVD不是大而全的民歌辞海,而是精练的民歌索引,让那些曾经脍炙人口的金曲填补一下你。

假如你看到这张碟,也许会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我知道最可能的不是感动,而是感慨―――似乎,不,就是没看到俊男和美女,而是看见一个接一个的阿叔和阿婶,或者阿伯,是的,校长永远25岁,刘华永远是标兵,时间不敢随便把他们的脸弄残,就使劲地把其他人弄得很残,时间一般是看不见的,阿叔、阿婶和阿伯就可以把时间照出来,这样的DVD,闭着眼睛看是最最遥远的青春,睁开眼睛看是最最亲近的苍老。时间,可以是李宗盛那《和自己赛跑的人》,也可以是马兆骏那《那年我们19岁》,也可以是胡德夫那《最最遥远的路》,不管是什么,他们都不是任人观赏的仿真蜡像。

激昂、低沉、忧愁、暖和 。

民歌一曲一曲地唱,情绪慢慢堆积,终于忍不住,眼泪掉下来。

那么多人在二三十年后重新站上舞台唱当年的歌……怀念、沧桑、惆怅、珍藏、迷惘、留念,所有的情绪和故事,都可以在这场三十年后的相聚里面找到。“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闻姓初惊见,称名忆旧容”一直是我比较没有办法忍住情绪的一种见面。看了好多天,天天看一点。看了三遍。觉得岁月,实在是件神奇而又恐怖的东西。

好在我们仍有记忆。

我发现有泪有感动,不过放心,我不会挂两行浊泪,吐一腔热血向你索求点什么,我觉得自始至终都应该面带微笑。

是的,学会微笑,我们才可以既理性又感性地被时间摧残。


分享到:
   [责任编辑:黄琼]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