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广播 > 景艳看台湾
二战中国劳工警示录之十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5年01月13日 16:31    【字体:    】  【 关闭 】
 
 

  海峡之声网专稿(记者景艳)对于中国劳工来说,被强掳被骗到日本被迫从事超强度的劳作,大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日本人的立场却不同,在他们看来,既然来了就得卖命干。在福岛县的时候,14岁的赵宗仁就因为年纪小力气不够大,搬石头动作慢挨了日本监工两嘴巴子打。
  
  “那个日本老和尚!”

  赵老告诉记者,在日本劳作期间,他们这批劳工基本上与日本社会是隔绝的,很少见到当地百姓,但是,在他的记忆中,北海道一个会讲中国话日本和尚给劳工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住的地方离我们大约有二华里的路程,按说管不到我们劳工的事,但是他时不时就到我们宿舍、工地去转悠、去看,看到谁要是没有干活就会非常生气。有一天,我们几个人得了感冒,干不了重活,就被强迫到一个堆放木板的场地整理木板,可是谁有病都不想干,就找个地方坐着。老和尚来了,看到我们几个人谁也不干活,瞅着就有气,就问我们,‘你们到日本国来干什么来了?’我们昌平这一百多人都是连骗带抓,先骗后强制,我就说‘是被骗来的’,他听了就不高兴:‘不对,你们是建设大东亚来了。’他给我们上政治课,什么对日本有利他说什么。当时我们人比较多,他没有敢打我们,可是我们都能感觉到他凶神恶煞的样子。我们中队有一姓王的,我们叫他傻王,他得了病,可能也是感冒,一个人呆在住处,这个老和尚遛弯看见他了,具体怎么说的我们不知道。我估计也是你怎么不干活去呀之类的。他比较迟钝,说话估计也不够周全,等我们收工以后,就看这个劳工被打得浑身是伤,就是这老和尚干的。”

  赵老说,王姓劳工年纪比老和尚轻得多,可是因为是在人家的国家,挨了打也就挨着,不敢反抗。这个日本人平时穿着便服,到了有劳工死亡的时候,就会去给念念经,开个追悼会什么的,但是劳工们都恨他。认为和尚一般都行善,而这个和尚却行恶。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在中国劳工看来很不是东西的老和尚却在日本投降之后,第一个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中国劳工。那时候,管理他们的日本人都和中国劳工们隐瞒着这个消息:“战争尾声,我们没有感觉,因为什么消息都不知道,中国人到了日本,不知道国内的战争到了什么程度,没有报纸,也看不见报纸。老和尚知道日本投降了,他当着中国人的面嚷:日本投降了、日本投降了。

  尽管这个好消息是老和尚告诉大家的,但是被这个和尚骂过和打过的中国劳工还是没有放过他,赵宗仁说,那个老和尚也挨了打,之后就不敢再出门来找劳工的碴了。今天回过头来想想,当年的那个日本和尚何尝不是战争的受害者?因为受了日本军国主义所谓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教育,从内心里以为日本人正在做什么振救亚洲人民的好事呢,所以他才不能理解饱受欺压的中国劳工为什么不愿意真心地为日本人做事吧。哪一个国家的人民愿意帮自己的敌人发展生产呢?那不是让它们有更多的本钱侵略自己的国家吗?战争让一个老和尚都跳入了红尘,都有了暴戾的习气。善与恶在他的身上交互出现,战争的结束或许是他回归本性的又一个开始。

  发动战争的人尝到了战争失败的恶果

  
  在得知日本投降之后,中国劳工就开始不干活了,也可以随便出去遛遛弯。但日本刚投降的时候,中国劳工们还是吃不饱饭,有一位昌平同乡因为饥饿出去偷了两根甜萝卜,回来找日本人吃空的罐头盒煮着吃,还没有煮熟,就被告发了,竟然就因为这被活活打死了,死时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就这样死在可以预知的回国之前,这位中国劳工真可以说是死不瞑目。

  但在那之后,中国劳工开始逐步争取自己的权力。原来生了病不给看,这时候日本人也会把他们送到医院去了,想吃牛肉,把负责伙食的日本人捆到牛肉店也就能买到了。一天两顿饭,早晨蒸的馒头,吃饱了就拿手绢包两个带出去。“那时候,就有日本人高抬中国人了:‘太君,给点馒头吃!’有的劳工好心,人家要就给,因为日本人也吃不饱。那年北海道稻米欠收,战后老百姓家里都是配给,没有吃的吃南瓜。”

  记:你们不恨他们吗?

  赵:恨老百姓没有用,不是老百姓干的呀。

  因为等待海上航线便利和运输船,赵宗仁他们在日本滞留了近四个月,1945年12月的一天,他们终于坐上开往天津塘沽的美国运输舰。一艘运输舰大约一千多人,三艘一起开,每个人心里都很高兴,但谁都不言语,默默地高兴着。看着反方向从塘沽回日本国的船上载着的都是日本败兵,他们发自内心地感受到:我们胜利了!

  在港口,赵宗仁首先看到的是几个被解除了武装的日本兵,一年多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如今却是时过境迁:“上岸的时候,我看到日本兵在给我们劳工搭跳板。七八个,穿着过去的军服,都不说话,但是为劳工们服务很服贴,和一年前完全不一样,那时候他们很凶呢。听说运我们劳工到塘沽的船回去就是送这些日本败兵。”

  让人料想不到的是,那个时候,被送回国的中国劳工身上穿的也是日军的军服。普普通通的一套衣服,对于这些中国劳们来说,承载着是多么不寻常的意义呀,当年,他们被押送到塘沽劳工营时被迫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两三天里不得不披着床被子走动,而日本人发的简单的衣服,根本不能抵挡严寒,许多人甚至得靠捡水泥袋御寒,如今,他们回国了,身上穿着的是他们一年多来穿得最暖和质地最好的衣服,却是人人痛恨的侵略者的代表性服装。

  “我们把在日本国穿的衣服全扔了,一年零一个月,一身单衣,天天劳动都穿烂了。当时,日本警察给我们开会说,你们要回国了,你们的衣服也破了,发给你们一点布,把衣裳补补。当时就有人反对,是一位和中国劳工一起去的翻译,好象姓范。劳工们就准备动武,每人拿一根棍子预备着,跟日本人提条件,要求发衣服。后来发给我们的衣服都是日本侵略中国时穿的日本军服,衬衣毛衣呢子衣服,毛袜子毛手套的,皮鞋,一人还发两块呢子毯子,日本人穿的相当不错,回来时穿着跟日本兵一样。回国以后,在塘沽,每人发了一捆当年劳工脱掉的衣服,但绝对不是自己的。因为国共内战,我当时没有回老家,在北京姐姐家住了不到二十天,后来回到家听说有几个劳工坐火车进北京,想出城回家,在城门就被拦住了,把日本人的军装都扣下了。”(未完,待续)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可]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