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广播 > 景艳看台湾
二战中国劳工警示录之十一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5年01月13日 16:32    【字体:    】  【 关闭 】
 
 

  海峡之声网专稿(记者景艳)15岁的赵宗仁在天津住了一晚上,和许多劳工一样,也遇到了国民党军队想征他入伍的事情,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去。为什么呢?“一拉我,我哭,一看我哭,就不要我了。”

  赵宗仁说自己想家了,也不想刚出狼窝又死在战场上,他想早点回家和家人团聚,可是,在内心里还有一个他没有明说的秘密。是什么呢?缘于他在日本当劳工时遇到的共产党、八路军战俘。短暂的接触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他们总队分三个中队,一中队大部分是政治犯,其中有许多八路军战俘,他们在中国国内就不同程度地受过刑,在日本受到的待遇就更差了,同样是劳工,他们的生活条件远比二中队差,但是他们的表现在赵宗仁看来却是不一般。

  日本的冬天对于那些穿单鞋盖薄被的劳工们来说是特别的冷,赵宗仁没多久就被冻伤了脚:“我的脚冻伤了以后,当时有一个在唐山抗日前线战斗中被俘的小队长,他带我到澡堂子里去烫脚,烫完脚就给我涂清凉油,也不知道哪来的。烫了三次脚,又给我编了有底没有帮的草鞋,脚底不用着凉地,这样脚才慢慢好。那时年纪小,也不知道问他叫什么,住哪里。在共产党的部队里,哪个不受政治教育?都是爱国爱人民,他有这种政治指导。受共产党教育和不受共产党教育差别太大。在战场上被掳的这些八路军相当守纪律,比如上工地来回都排队,走小道单行。比如有人在路上丢东西了,战士在行进当中随便出来捡都不行,得喊报告。虽然他们已经被日本人掳到日本了,建制不是原来的建制了,但他们的纪律是相当严,没有互相打架吵架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行动都是一样的。他们的这些主要领导对同志们还是十分关心的。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经历过灌凉水,压杠子这些苦刑,他们心里有一种痛苦感,让我都不敢跟他们谈,怕触痛他们的伤心事。”

  也许正是因为对八路军共产党油然而生的敬意,让赵宗仁内心里萌生了要成为他们中一员的念头。让人很难想象的是,当年那个哭着吵着不肯当兵的小伙子,后来竟然吵着闹着要参军,条件不够,创造条件也要去,还参加了抗美援朝。

  “如果不是父母亲干预,我早就参与工作了,19 48年秋天入冬本来有一次参军的机会,妈妈不让去。后来我二十岁了,不听了。年岁大了,知道爱国,因为我想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了,活不到建放初期。被日本抓走的劳工要不是日本投降,都得死那。有病他不管,谁能保证不得病?参加抗美援朝我不够条件,人家不收我不回家。当时昌平送兵的一个武装部长姓刘,看我在院子里不愿意回家,就叫我进去,一看,轻砂眼,后来还是留下我了。我参军的是河北独立三团二十兵团,兵团司令部缺人,就从保定南部新兵团里挑,一个连里挑一个排,把我们那个排挑走了,其中就有我。一开始在警卫部队,1951年入冬下放到68军,还是警卫部队,虽然没有在前线参战,但还是遇到了很多次危险,有三次和死亡擦肩而过。尤其是有一天晚上行军,战壕入口台阶处有一颗美国人扔的子母弹,晚上看不见,第二天早晨出发,才发现我的脚印离它也就不到十公分。我身后还有一个战友呢。”

  “我就想为大伙讨个公道”

  1955年春天,赵宗仁跟着部队回国了,但这时候他患上了慢性细菌痢和腰疼病,因为身体情况不适合留在部队服役,1956年,他被批准解除现役回到了家乡,1958年和当地女子结了婚。在当时的农村合作里,虽然不需要人特别照顾,但是也干不了什么活,据赵老自己介绍,21年时间里欠生产队六百元钱,那个时候60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到1975年治好了慢性痢病,1979年才把欠的钱还清,同时也开始挣钱了。不过,1993年,一件意外的事情却改变了他后来的人生轨迹。

  “1993年,我们村的一个村民给我带回来一张四川的《文摘周报》,上面有一篇童增发的文章,是写劳工索赔事情的。于是我就找童增,他当时是在中国老龄科研中心,他就让我们劳工把材料写出来,一式三份,一份自己留着,一份交给日本大使馆,一份给他。我就开始寻找同样被掳到日本的劳工,那时我远的地方坐公共汽车,近的地方就骑自行车,后来还骑过电动车和烧汽油的摩托车,前前后后找了十来年,找了大概一百人,那时日本的劳工名单资料不详细,有的光有县没有村,所以很不好找,我就通过找到的,让他们再联系,越找越多,找到了就记下他们的姓名住址电话,让他们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写好了我再去取。虽然当时我的年纪已经有六十多了,但是在劳工里我的年纪算小的,活动能力还有,没有人出面,我就要帮大伙做这件事,为他们讨回个公道。”

  就这样,赵宗仁踏上了中国掳日劳工对日民间索赔的道路,并为此先后九次远赴日本,以受害者、证人的身份出庭,但是始终没能等到正义来临的那一天,如今,他曾经联系过的一百位劳工仍然活着的不过五人,这些历史证人的一个个逝去让赵老产生了更强的紧迫感,他要在自己仍然健康清醒的时候为自己的同胞做更多的事情,希望能用自己的奔波唤起更多人对历史的记忆,促使人们对侵略战争的反省。回想自己走过的道路,赵宗仁很感慨:“一个国家如果强大了,什么强盗都不敢触动,如果弱了,连那小毛孩子都想来敲打敲打你。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建设一个强大的祖国。”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可]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