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广播 > 景艳看台湾
陆配似梅花 越冷越开花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5年04月09日 10:28    【字体:    】  【 关闭 】
 
 

李梦舟律师出席第三届两岸婚姻家庭论坛

  海峡之声网专稿(记者景艳,特约记者刘翔)采访上海尤里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台湾海峡两岸双向投资顾问公司法定代表人、策略长,台湾中国梦出版社创办人李梦舟先生可以说是一个偶然。按说,他是第三届两岸婚姻家庭论坛的嘉宾,我是采访论坛的记者,完成这样的采访是很自然的,但是,这一次确实称得上是偶然。因为在众多的嘉宾中,他显得那么的低调沉默,他的律师身份让人以为他是提供咨询服务的,而忽略了他两岸婚姻当事人的角色,而他又没有以两岸法律服务律师的身份上台受聘或讲话,自然也就少有记者追访他,而我,在一楼大堂中看到他在与服务台接洽时,竟把他当成了台湾女婿。

  他不好意思地说,”你弄错了,我是姑爷,我娶的是台湾太太。”交谈中,我才了解到,在台湾,“姑爷”是民间对大陆女婿的习惯性称呼。说来,和我所认识的律师相比,他的眉宇之间少了一些意气风发,多了一点风霜忧郁,他的身体语言告诉我他一定是一位有故事的人,一定经历过一般人体会不到的曲折压力。果不其然,他递给了我一本书,书名就是《陆配是梅花,越冷越开花》,台湾中国梦出版社有限公司,他说这是他自己写的。薄薄的一本,装潢也很简单,里面的内容也仅仅是一些纲要式的罗列,我以为称之为小册子更合适,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书名很吸引人。一个大男人,用如此感性的标题作书名,该有什么样的生活感受呢?

  “嫁给我就可以省律师费了”

  李梦舟告诉我,他和太太在1993年相识于海南。当时他三十多岁,而太太比他还大两岁,是彰化员林人。太太改过好几个名字,但他最喜欢的是“张湘霈”。这个,“湘”就是湖南的简称,而“霈”是配偶的配的谐音。而他自己原本就出生在湖南。在海南开放之后,他从长沙到了海南,在一家涉台律师事务所里工作。

  那是一个回想起来仍是那么平常的日子,律师们一以贯之地在外面跑,律师事务所里留有行政工作人员。那天恰好这位工作人员要到机场接亲戚,让李律师帮忙代个班,接个电话什么的,没有想到,那天就来了一男一女两位台商,不仅咨询了问题,还聘请他担任法律顾问,其中的女子最终成了他的妻子。

  李律师告诉我,太太之前是在越南做生意,1993年转到海南投资,什么都不了解,自然非常需要大陆律师的帮助,刚开始自己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着面对一张单子,没有想到一来二往,服务领域不断扩大,两个人的关系也就从单纯的客户发生了变化:“当然是我追她。那时,台湾女生到大陆找对象的很少。她开始是法律方面的事情找我,后来法律之外的事也找我帮忙,越来越熟。开始付律师费,几千元,不多,但在当时也算高的,后来我就跟她说可以省,她问怎么省,我说嫁给我呀,就不用付律师费了。当时不知怎么回事就喜欢上了,我当时一个人闯海南,她也是一个人。”

  李先生眼中的太太是一位典型的台湾女子,很勤劳很能吃苦、顾家。只是一说到这,李先生的眼光就黯淡了下来。

  “我至今没有见过岳父母”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按一般人的想象,李律师和张小姐的婚姻应该算是一段水到渠成的缘份。但是,他们的婚姻却并没有在一片祝福声中开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样一段跨越海峡的婚姻需要勇气。让李先生始料不及的是太太面对的压力之大。

  “她家人都反对:你怎么找个大陆老公?要分财产啊。台湾没有人了?他们家是本省人,不了解大陆,也从来没有来过大陆,现在也没有怎么来往。那时对大陆印象不好。我太太叫我不要跟她家里人说,但我说了,她就埋怨我说:叫你不要说,你要说,害得家里人都不帮忙了。我们结婚,她也没有请示报告,瞒着家里人。我1994年到台湾,见过她的堂哥,但没有见过她父母,他们不肯见,她顶着很大的压力。我觉得很愧疚她,什么都没有给她,到现在我都没有见过她父母,只有她跟父母往来。没有办法,那是两岸问题,意识形态问题。”

  李先生刚到台湾,就遇到了一件让他至今不能释怀的尴尬事。“有一天,太太不在,我一个人在家。有一个穿制服的警察来敲门,我开门之后,他东拉西扯了几句,也不知道讲什么,就走了,第二天,又来了一位穿便服的,一进来就递了张名片给我,是彰化县警察局第三组的一个组长,我看是个官了,比较老道。他就问,李律师,我想向您请教一些法律问题,我有一个什么朋友到大陆做生意什么的,我一听,我懂,这是考我呢,看我是不是真的律师,我就一一向他解释,结果最后他还是把话题拉回来了,问你是怎么认识老婆的。我是律师,说话比较硬,我说这是我的隐私,我可以不讲。他说,是啊,您可以不讲,李律师,只是我做这个工作,你不讲我就不好回去了。”

  我问他为什么不叫他去问自己的太太,李先生长叹一声:“人家是分开问,是来查的,两次都挑我单独在家的时候来,他也会问我太太。我看他态度还比较软,我就如实告诉他,他就拿个本子出来,问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有没有介绍人,有的话也要问是谁。当时我就知道,台湾九十年代有个专案。因为那时候很多大陆女孩子嫁的是台湾老兵,那些老兵都住在军营边,就担心是窃情报的,所以要审,我不住在兵营边,但也不会不审查。二十年前,人家一听你是大陆口音,跟你讲话的语气就变了,就象四川的变脸一样。民进党说陆配的离婚率很高,政策迫使别人离婚率高,婚姻必须要有经济基础,尊严需要通过工作来体现。民进党说人权、自由,是双重标准。到台湾那么久,我只能在自己太太的店里工作。我2009年才拿台湾的身份证。以前都是两地跑,台湾规定必须要在台湾住满多少年才可以拿身份证,可我没有工作怎么呆在台湾?”

  “我内心的体会就是书名《陆配是梅花越冷越开花》, 2008年国民党执政以后改善了很多,但也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陆配嫁到台湾很多忍受无法与娘家启齿。大陆配偶去台湾有一些家暴的,但绿营的媒体的报道角度不同,有一个陆配嫁过去带的钱不多,她老公40几天连着打她,让她带20万人民币过去,只带了1、2万,最后女生拿着菜刀砍了她老公100多刀直至死亡,然后自首,法院考量情况判了十几年,但绿营媒体选择性报道,没报之前的背景,只报道女生杀老公的细节,为的是显示大陆女子生性残暴。”

  “以前庙里有一位女住持,1996年台湾大地震之前,她跟信徒说要捐点钱去大陆赈灾,还说大陆都是两个人穿同一条裤子的。1996年的时候她还说这个话,可见对大陆的不了解,我太太的家人也是其中一例,不来大陆,也不想来,意识形态根深蒂固。其实,台湾人资讯从哪里来?就是媒体,绿营媒体把大陆执政党描绘成妖怪形象摆在台湾人面前,就是共要反钱要赚。”

  “我在台湾从来没有正式工作过”

  在和李先生的几次交谈当中,我发现他其实是一个非常想做事的人,但是,在台湾当时的社会环境之下,种种政策的限制之下,一个大陆男子想在台湾做点事真的是太难了。李先生说自己原先在海南、上海工作,后来,太太海南的生意结束了,便回到了台湾,这时,他也到了台湾,但是到了之后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拥有正式的工作。

  “台湾不承认大陆律师,不承认大陆学历,我平时帮陆配打官司,都是以自然人的身份。北部蓝营,行政还中立些,台南南部就不行。我印象很深的是嘉义一个法官,女的。当时是帮助山西省台湾同胞联谊会的一个理事的父亲打一个有关于财产继承的官司。开庭一问,我说是我是大陆的,那个法官就‘更正’说‘是中国的’。眼光凶凶的,不是横眉冷对,而是有枪就会把我杀了的那种。意识形态很严重。开庭开了好多次,官司打了一年。有一次有一个证据,我记得七天之内寄达了,但她说没有,就借此解除了我的委任资格,说你叫他自己来打。那时他已经九十多岁了,又没有规定可以因为诉讼到台湾,又没有开放旅游什么的,又是民进党执政,意识形态很严重,等于剥夺了人家的诉权。”

  说到这,李先生就象一根针刺中了内心深处似的,一下子顿住了,他试图若无其事,他试图轻描淡写,但内心的痛苦却无法抑制地显露出来。他哽咽着,眼里充满着泪水,却尽力不让它流下来。想象一下,一个律师无法靠工作养活自己的家人,社会上倍受歧视,被太太要求不说自己是她的老公,甚至外出不能开口说话怕被听出是大陆人,受委屈不能说,不能据理力争,这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李梦舟先生保持着很好的职业记事习惯,他总是把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认认真真地记录下来,把他所看到的每一份有关陆配的报道记录下来,尽量做到原汁原味,包括他自己写的那本《陆配是梅花越冷越开花》,里面很多内容也只是网站的琏接,没有经过梳理提炼。他的专业显然在于法律领域,出书或许真的是因为内心里许多想说而不能说,或是说不出来的东西吧。

  李先生原本并不姓李,也不叫李梦舟,但是,到了台湾他自己改成了母姓,取了梦舟的名字,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因为那个时候他正处于人生比较迷茫的阶段,感觉不知要漂向哪里?庄周梦糊蝶,还是糊蝶梦庄周,感到人生如梦!人生就像一只小舟在大海里漂,……没有想到会漂到台湾这个宝岛。直到时序进入了2008年。

我们都是台湾的大陆姑爷 

  “平等尊重应是双向的”

  2008年之后的台湾,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08年之后的两岸关系也呈现出了不一样的发展势头,借助于大陆经济成长,建设发展的东风,在方方面面的努力之下,大陆配偶的境遇得到了一定的改善。这让李律师也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他变得越来越开朗,越来越努力,也越来越忙碌了。他在台湾家门口挂出了“海峡两岸投资顾问公司”的牌子,他希望大陆配偶能在两岸关系发展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现在成立很多协会、政党,大陆经济发展了在台湾才有底气,现在经济发展好,祖国强大了,陆配在那边腰杆子就硬了,二十年前说不要说我是老公,不要说是大陆人,甚至不要讲话,因为一讲话就能听出来,现在人家问,她就说是我老公,大陆,在上海当律师,现在不问她也说。”

  李先生建议国台办制定大陆配偶返乡投资优惠政策,同时在福建、上海、北京设立新住民大学,设立陆配发展基金,接纳大陆配偶的子女就读,培养支持两岸和平发展、中华复兴的台籍精英:“陆配是13亿人里最了解、最深入台湾的人,是在台湾最基层的群体,是中国大陆在台湾的延伸。大陆对台优惠让利是好,但要区分统独立场的台商,很多人在大陆赚钱,回去支持绿营,如果不加区别,天女散花似地优惠,没有办法改变他们的理念。他们就说,妖怪送糖要吃,但不要被妖怪吃掉。我挂海峡两岸投资顾问公司的牌子,蓝营看到很高兴,绿营就有人跑过来说我很嚣张。很多人看绿营媒体,自由时报、民视,观念就固化了。所以要支持陆配在台湾办媒体,正面宣扬大陆形象。钱不能改变一个人的观念,要有引导。”

  说到这,李律师感慨地说,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他连着说了六句,里面却充满着曾经经历的大时代小人物无法左右命运的心酸,说到未来,他充满希望,但又充满担忧:

  “两岸应该签和平协定,但是签订和平条件的时机不成熟,台湾总说要和大陆平等,可是台湾又不尊重大陆,如果有诚意签和平协定,要修改两岸关系条例,取消对陆配、陆生的歧视,要双方平等,不是单方面歧视。”

  都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两岸关系曾走过那么漫长的严寒,进入了和平发展的新阶段,人们期待它能走向更好的未来,而不是再度恶化。或许寒冷高温的极致环境可以凝淀花香,但也可以铸炼宝剑。人们,为什么不再平和一点、再善良一点呢?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可]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