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闽南话广播 > 海峡文化讲堂
开台王颜思齐的争议人生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1年12月29日 16:29    【字体:    】  【 关闭 】
 
 

 

 

     

                云林县北港镇颜思齐开拓台湾登陆纪念碑

 

今天我们说起台湾的历史,往往习惯从郑成功收复台湾说起。然而,当我们追溯台湾历史的时候却会发现,台湾历史的演进发展、繁荣的起点,可以追溯到比郑成功收复台湾更早的时候。在台湾明清三百多年的时间里,有许多激动人心的人与事。

 

听众朋友,台湾的历史演进,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脉络?在她从一个荒芜小岛到东亚海洋最璀璨珍珠的过程里,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变迁?了解这一切,就是所有深爱宝岛台湾的人,一次台湾历史的寻根探源之旅。

 

《海峡文化讲堂》邀请80后历史畅销书作者张嵚,推出二十集广播专题节目《台湾明清三百年那些人那些事》。今天播出第10集《开台王颜思齐的争议人生》。

 

明朝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逃亡日本的中国海盗颜思齐和28位结拜兄弟,计划在日本起义,推翻德川幕府,建立华人政权。起义失败后,颜思齐和兄弟们来到台湾,成为继林凤之后第二批集体开发台湾岛的大陆人。颜思齐也因此,以海盗的身份,在海峡两岸被称为“开台圣王”。

 

朝隆庆开关以后,明朝的海禁政策已经废除,沿海商人与政府的主要矛盾已不在,东南沿海算是消停了一段时间。老一代的海商们有散伙了的,也有给打没影了的。但短暂的平静后,新兴的武装团伙还是渐趋兴起了。

 

晚明东南海商的实力,和明朝海军的实力,其实是成反比的。明朝万历年间张居正改革时期至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之前,是中国东南沿海比较安定的时候,那时候经历过剿倭战争和抗倭援朝战争的明朝海军实力强劲,东南海疆安定。但万历中后期之后,随着北方边患日重,海防也日渐废弛,精兵猛将更一拨拨往辽东调,不甘寂寞的海商们再次崛起。隆庆开关后的海商势力,主要以福建海商为主。早期尤以漳州海商最强。

 

明朝解除海禁初期,规定漳州月港为主要通商口岸,沿海商人出海做生意,归港复命,都要在这里办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漳州商人,也就迅速发展起来了。在明朝解禁海禁初期的万历二年公元1574年,月港每年上交的税银,还只有区区五千两。而十九年后的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年,就上涨到了五万两号称“天子东南银库”。

 

发展如此迅猛,一是大明朝的生产力太强,当时中国的丝绸、瓷器,还是全球欢迎的“高利润产品”。而中国海商的扩张速度也更强,以日本广岛长崎为例,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在长崎岛做生意的华商,还不到十个人,十年以后,居然就激增到了上千人。事实上当时中国海商的足迹,已经遍布到了从日本至东南亚的整个航线,比如在菲律宾,华人的人口就增长到了上万人。东南外贸,一派欣欣向荣。

 

这段历史,也素来被看做明王朝“对外开放”的时期,但就明朝政府而言,这样的“开放”其实是很有限的政府对此控制极严,出海的商人,必须要去政府有关部门办理“勘合”,即出海许可证,在许可证上要写明出海的日期,归来的日期。一旦超期,就要遭到严惩。严重的甚至会被没收货物。可是茫茫大海,情况瞬息万变,哪有这么容易能准时回来的?

 

“违禁货物”这条,内容几乎每年都变,基本上是什么货物赚钱,什么就是违禁。以收税来说,在“隆庆开关”后的重点贸易地区福建月港,商业税的征收就几经变化,税收名目多如牛毛,比如有出海的手续费、交易的关税、货物税等等,而且名目经常变化。到了万历后期,万历帝向全国各地派太监强征税赋,沿海地区也未能幸免,当时太监高采在福建横征暴敛,几乎引起民变。

 

已经走向“对外开放”的中国,对于海外贸易的管理依然是粗线条的,更没有出台一部完整稳定的,适合海外贸易发展大势的法律。封建末期的明王朝,与这个大航海时代其实已日益脱节。从万历中后期开始,一度消停的中国东南沿海走私团伙死灰复燃,各个有兵有枪,往来于千里海岸线上,生意也越干越大,一开始,不过是贩卖点违禁物品,后来就开始勾搭连环,在沿海上兴风作浪,打劫往来商旅,甚至上岸打家劫舍,渐成明王朝海防大患。

 

如果仅仅是一群中国海盗也就算了,偏偏这帮人还有“外援”。海商们最早打交道的对象,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当时盘踞澳门,和明朝政府的关系也密切,虽与各路海商势力也常打交道,但碍于明王朝的盘查,外加利益纷争,与中国海商们的争斗也非常多。

 

而盘踞马尼拉的西班牙人,一度是中国海商们的重要合作伙伴,万历中后期起相继崛起的海商势力,其头领大多都曾游走于菲律宾一带西班牙人统治菲律宾期间,虽然竭力发展与华商的贸易往来。但好景不长,眼见华人赚了盆满钵满,又兼菲律宾华人人口增长太快,红眼带忌惮,令西班牙人多次发动排华运动,在万历、天启年间都曾大肆屠杀菲律宾群岛的华人。

 

对这种情况,海商们也只能提防三分。这时候的海商们表面有钱,但力量分散,外加缺少政府支持,确实很难和这些西洋虎狼对抗。但海商们也不甘心坐以待毙,一个办法就是联合,在日本、菲律宾等地设立商会,大家抱团维护利益。

 

这时期的海商们,虽然帮派林立,但要论籍贯,主要来源却大都是福建人,因为“隆庆开关”后,福建月港称为重要贸易口岸,海澄成为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相比之下,临近的广东、浙江各省,对外贸易政策却是时松时紧。所以福建人也就成为中国海商团伙的主流。

 

当时海商们的主要合作伙伴,就是新兴的海洋帝国荷兰。毕竟荷兰海上力量强大。早期荷兰人和明朝政府的谈判,基本都是海商牵线。荷兰人和明王朝作战时,许多海商还充当帮凶,一同对付明王朝。比如在澎湖水战的时候,李旦的部下们就曾协同荷兰人作战,在台湾海峡拦截过往船只,甚至为荷兰人输送给养。

 

此外荷兰人所需要的丝绸、茶叶、瓷器等紧俏商品,明王朝政府往往限制的非常厉害,无论从供货量还是价格上都极其苛刻,所以也需要中国海商们利用手中的网络,从中国内陆购得。

 

从万历晚期开始,一直到明朝天启年间,中国东南沿海的海商们,可以说“群盗林立”,而且他们的主要活动据点,大多是在今天日本南部地带。此时的日本,因其丰厚的白银储量,已成欧洲远洋贸易热点,中国——日本——东南亚这条三位一体的黄金航线已然正式形成。

 

在这条航线下发家的中国海商们,此时也出现了多个团伙,但比起坚船利炮的荷兰人来,却还是差得远。帮派虽然多,但也大都是些西方殖民者的胁从帮凶。很难独自成气候。直到一个人的出现——颜思齐。

 

在今天的海峡两岸,颜思齐以海盗身份,被称为“开台圣王。这个称号可不一般,中国古人皇权思想极重,尤其是对海盗,“王”这个称号是不能随便用的,能用这个称号的,一要有实力,二要有大功业。历史证明颜思齐是一位对台湾命运有重大影响的人。

 

颜思齐曾是一个未成年的杀人在逃犯、流落日本的小裁缝。颜思齐,明朝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出生,福建海澄人。明朝时期的福建海澄,有海商传统。当地的月港,是明朝对外贸易的核心港口,也是唯一一个允许中国商人合法出海贸易的地方。整个东亚海域的海商势力,也多以海澄人为领袖。“隆庆开关”之后中国的对外贸易路线,早年几乎全由海澄人最早开辟。

 

按照连横的《台湾通史》里的记录,少年时代的颜思齐即体魄雄壮、精通武艺,且整日里好打不平,是当地青年中的领袖人物,在当地也是一个极不安分的人。颜思齐因为和当地某官宦家发生冲突,一怒之下打死了官宦家的仆人。为了避祸,他只得躲进一艘货轮的船舱里,偷渡出海远逃日本。颜思齐一路逃到了日本平户,这是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的事颜思齐身上只有一把剪刀,这以后的颜思齐,就扎根日本,当了一名小裁缝。

 

这时候的日本,正是德川家康幕府初执政的时候,平户被开辟为通商口岸。商旅往来繁荣,尤其是福建老乡随处可见。这时候的日本平户,可以说是晚明中国海商的一个“大贼窝”,那些纵横海洋的中国走私团伙们,几乎全选在此处落脚。

 

颜思齐很快就在日本站住了脚,为人豪爽仗义,肯为朋友出头。一来二去,三教九流都有了他的朋友。除了裁缝外,也很快有了“第二职业”:加入海商团伙,做海盗。

 

颜思齐这期间他结识了一个重要朋友:晋江船主杨天生。比起颜思齐来,这时候的杨天生可谓成功人士,他本身就有一支自己的武装,还认识一大批专事冒险事业的青年死士,可这帮人只要跟颜思齐一接触,立刻清一色的认他做了大哥。日久天长,颜思齐的名声也传到日本政府耳朵里。日本当地政府主动邀请他担任专门负责中日贸易的商业官员“甲螺”。

 

颜思齐这时候依然不过是个小人物。到了明朝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一件事情的发生,让颜思齐从小人物开始变成大人物。这一年大事发生了不少,比如明朝和荷兰为了争夺澎湖,打得天昏地暗小事也发生了不少,比如颜思齐的哥们郑芝龙喜得贵子,取名叫郑福松也就是后来的郑成功。当然也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颜思齐有一群信天主教的日本哥们,偏偏这时候日本幕府打击天主教,这几个哥们忍无可忍,就想着要推翻幕府。

 

几个日本哥们还是找到了颜思齐颜思齐把杨永生等死党全叫了来,一共二十八人歃血为盟,结成兄弟,颜思齐本人被推举成老大。这二十八个人在当时并不算出名,但以后却有许多震惊海峡两岸的大人物,比如后来东南海商的头面人物郑芝龙。颜思齐随即做了周详的准备,动用了可以调动的一切兵力,计划八月十五日起义,一举推翻德川幕府,建立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华人政权。

 

谁料出师不利,动静还没闹出来,消息却早走漏了,八月十五日起义的消息,在八月十三日就被日本政府知道了。德川幕府连忙派兵捉拿,突袭之下,颜思齐等人仓皇逃走。二十八个弟兄经过浴血奋战,总算逃出了平户,乘船来到了日本九州岛。

 

由于事发突然,颜思齐和他的弟兄们可以说是杀出一条血路逃出来的。多年来蛰伏日本积累下的财富人马,这一仗下来死的死散的散,基本全都赔光了。跟随颜思齐跑出来的,只有十三条伤痕累累的破船,而他们此时停靠的九州岛,更不是安全的地方,日本幕府的人马随时可能追来,但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正当颜思齐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的把兄弟陈衷纪建议去台湾。

 

“隆庆开关”之后的台湾,虽与大陆往来日益密切,但依然还是荒凉之地。林风远征菲律宾,几乎带走了台湾岛所有的屯垦人丁。这之后的台湾,在明朝万历、天启年间,也时常有人往来,在17世纪早期,每年来台湾贸易以及捕鱼的船只,大约有近百艘,台湾北端的基隆,也常有内地汉人来此居住,不过多是一些渔民和商旅,几乎没有常住人口。

 

明朝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八月二十九日,他们抵达台湾北港,当颜思齐踏上台湾岛的土地时。颜思齐上岸后随即下令,在台湾岛上修筑房屋,开垦荒地。颜思齐还下令和高山族同胞和平相处,划定了活动范围颜思齐在北港东南的新港,建立了自己的村落。颜思齐又命杨永生回大陆招人,带来了三千农民。颜思齐的这支垦荒大军,就这样在台湾站住了脚。

 

颜思齐的此番选择,于他自己而言,是一种养精蓄锐的选择。但是对于台湾的发展来说,却无意中翻开了又一页:他们是继林远走南洋之后,第二批集体开发台湾岛的大陆人,比起第一次开发台湾的半途而废,这一次他们不但坚持了下来,并且将台湾的繁荣,从遥远的明末,延续到现代文明的今天。

 

就在颜思齐登陆台湾的同年,明朝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九月,荷兰人从台湾西南岸登陆,相继修筑了赤坎城和热兰遮城,因与颜思齐部为邻,关系就立刻微妙起来。双方发生过摩擦:但是很快各自划定势力范围,双方在海外贸易上也有合作关系。

 

与此同时,颜思齐部也加快了开发台湾的步伐,他四处派遣船队,除了拓展贸易外,更不断的从内地招纳民来台屯垦,并提供武力保护。到了第二年,台湾本土屯垦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万人的规模。颜思齐干的另一个主要工作就是打劫,用打劫得到的钱,尽可能的购买武器和战船。尤其要对付强大的荷兰人,没有精良的炮舰是不行的。没有训练有素的水军更不行。

 

明朝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九月,正值是年台湾粮食大丰收,兴奋的颜思齐拉着弟兄们,进入普罗山中打猎,一路纵酒狂歌,然而快乐之后,就是意外的不幸,归来后的颜思齐,竟然一病不起,数日后即英年早逝,临终的时候,面对跟随他打拼一生的老弟兄们,他叹息一声,说出了那个埋藏在他心中许久的理想“本期创建功业,扬中国声名。今壮志未遂,中道夭折,公等其继起。”

 

颜思齐的人生,对于台湾的历史而言,仿佛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然而他的光芒,却照亮了整个台湾岛的未来。从那时起,台湾大规模的移民高潮终于到来了。每年都有大批的百姓跨越海疆,进入台湾岛,在岛上屯垦耕种、繁衍生息。他的功业与威名,也因此超越了历史,被成为“开台圣王”

 

颜思齐抱憾地走了,但对于当时这些立足未稳的拓荒者来说,现实却很严峻,荷兰人还在一边虎视眈眈。谁又能接过“开台圣王”的班,继续他未完成的事业。人选,就是颜思齐二十八位结义兄弟中最小的一位:郑芝龙。

 

(《海峡文化讲堂》,作者张嵚,编辑黄德展)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