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闽南话广播 > 趣味念歌诗
内心短暂的宁静——周邦彦《满庭芳·夏景》赏析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4年03月10日 12:20    【字体:    】  【 关闭 】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栏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夏日的风中,雏莺慢慢长大。夏天的雨,让梅子变得肥美。正午时分,茂密的树酒下圆形的阴凉。地势低洼靠近山,衣服容易潮湿,总费炉火烘干。百姓寂静,禽鸟无忧,小桥外边,新涨的绿水湍流激溅。久久凭靠栏杆,遍地黄芦苦竹,竟仿佛我自己像遭贬的白居易泛舟九江边。
  
  年复一年。犹如春来秋去的社燕,飘飞流浪在大漠荒原,来寄居在长长的屋檐。且不去想那身外的功名业绩,还是常坐酒樽前。我这疲倦、憔悴的江南游子,再不忍听激越繁复的管弦。就在歌宴边,为我安上一个枕席,让我醉后可以随意安眠。
  
   周邦彦为北宋末期词学大家。由于他深通音律,创制慢词很多,无论写景抒情,章法变化多端,都能刻画入微,形容尽致。王国维推尊为词中老杜,确非溢美之词。
  
  宋哲宗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周邦彦任溧水(今江苏溧水县)令,时年三十七岁。《满庭芳·夏景》上片写足江南初夏景色,极其细密;下片即景抒情,曲折回环,章法完全从柳词化出。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莺雏已经长成,梅子也已经成熟。两句含风雨滋长万物之意,对仗工整,老字、肥字皆以形容词作动词用,极其生动。时值中午,阳光直射,树下有圆形的阴凉。
  
  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卑:低。炉:熏炉,用来燃香去潮湿之气的。溧水地低而近山的特殊环境,雨多树密,此时又正值黄梅季节,使得处处湿重而衣物潮润,炉香熏衣,需时较久。
  
  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乌鸢:泛指飞禽。新绿:指河水。正因为空山人寂,所以才能领略乌鸢逍遥情态。“自”字,画出鸟儿的无拘无束,但也反映出自己的心情苦闷。“小桥”句仍写静境,水色澄清,水声溅溅,说明雨多。
  
  凭栏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黄芦苦竹”,用白居易《琵琶行》中“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之句,点出自己的处境与被贬谪的白居易相类。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社:春秋两次祭土神的日子。社燕,燕子春社时飞,秋社时归去,故称社燕。翰海:沙漠。这里泛指遥远、荒僻的地方。寄:托身。修椽:长的椽子。词人在此以社燕自比,社燕每年春社时来,秋社时去,从漠北瀚海飘流来此,于人家屋椽之间暂时栖身,这里暗示出词人漂泊无依的心态。
  
  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身外:指功名利禄等。劝人一齐放下,开怀行乐,词意从杜甫诗“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尊前有限杯”中化出。
  
  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飘泊不定的江南倦客,虽然强抑悲怀,不思种种烦恼的身外事,但盛宴当前,丝竹纷陈,又令人难以为情而徒增伤感。
  
  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就在歌宴边,为我安上一个枕席,让我醉后可以随意安眠。这句暗示词人愁思无了时,惟有借醉眠来结束。
  
  宋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周邦彦自离开汴京,先后流宦于庐州、荆南、溧水等僻远之地,故多自伤身世之叹,这种思想在此词中也有所反映。但《满庭芳·夏景》的特色是蕴藉含蓄,词人的内心活动亦多隐约不露。
  
  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说:“但说得虽哀怨,却不激烈,沉郁顿挫中别饶蕴藉。”词曲折传出作者流宦他乡的苦况,他自比暂寄修椽的社燕,又想借酒忘愁而苦于不能,但终于只能以醉眠求得内心短暂的宁静。
  
  (《趣味念歌诗春节特别节目——四季之美》,编辑黄德展,播音丹青)

分享到:
   [责任编辑:黄普希]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