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 > 本网报道
一张照片一段校史一个时代的反思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5年09月05日 15:33    【字体:    】  【 关闭 】
 
 

  海峡之声网专稿(记者景艳)这是一张翻拍的黑白老照片,略显斑驳的影像中,19张年轻俊朗的面容清晰可感,挺拔的军姿、昂扬的青春,炯炯的目光、坚毅的表情,至今仍然扣动人们的心弦。照片的抬头上写着“中央军校第十七期第二十一总队闽福中同学毕业合影纪念民三十一元旦于武冈”。闽福中即“福建省立福州中学”的简称,就是现在的福州一中。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这是1942年1月1日,来自福州一中的黄埔军校十七期武冈分校的学员们在他们毕业分配到各战区前照的一张临别合影。这张照片至今仍收存于福州一中的校史馆里。

  一
  我很想知道,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现在怎么样了?然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留下姓名或有关他们的一丁点的信息。对于这张照片的来历,也是一无所知。李迅校长告诉我,经过多方查找,包括查档案、史志,发动台湾校友的力量,都没有更多具体的消息----他们大约全部牺牲在了战场上。仿佛是为了印证这个消息似的,在我为撰写这篇文章而翻查史料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一张毕业于黄埔十七期武冈分校的苏毓刚烈士的遗照。他那熟悉的眉眼、习惯性的表情,恰恰表明他就是那张合影中前排右边倒数第二位。资料显示,苏毓刚在1944年7月12日率部在衡阳战役中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年仅23岁。这也是另一位在淞沪战场上牺牲的郭中通校友生命定格的时间。

  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如果只是想了解那样一个时代,他们的姓名似乎并不能体现个体的差异了,因为那是一个几乎把所有人的命运都席卷而去的时代。1933届校友、著名空军飞行员陈盛馨在考入空军学校之前,与班友互赠照片,赋诗留念。其中一首诗云:“书生报国恨无方,今幸获偿自觉光;我期杀敌呑三岛,深仇累世永难忘。”在战场上,他英勇顽强,血战长空,1942年因机械故障折戟双流,他的英名被镌刻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上。李迅校长介绍说,那是迄今发现的唯一一个被镌刻在烈士纪念碑上的一中校友的名字。但是,那些没有留下姓名的,何尝没有功勋卓著者?

  在那样一个烽火连天的岁月中,这些年轻的生命总是以那样义无反顾的姿态逝去,就象一朵朵被狂风吹散的蒲公英,散落在饱经沧桑的大地上。等待另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成为发芽的种子。

  李迅校长告诉我,那些,不过是福州一中的校友们在抗日战争艰难时期,投笔从戎、报效祖国的一个组成部分。除了那些奔赴前线浴血杀敌的壮士之外,还有投身于制造维修、建筑、法律、新闻等其他行业,为抗战贡献心力的有志青年。比如:桥梁专家陈体诚、大法官叶在增、新闻工作者邓拓……他们或闪亮或不为人知的名字给年青一代留下的不仅仅是榜样的力量,还有他们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意识。在那个时代,这是闽都学子共有的担当。一中,是那个时代一隅小小的缩影。

  二

  铸就这样一种精神的除了那个特殊的时代,还有教育。在三牧坊的一中校史馆中,我看到了一张拍摄于1935年5月8日的老照片,这正是抗战全面爆发前两年校庆时的学生合影。照片上初中的男生都是清一色的童子军装扮:短袖短裤中长袜、扎腰带束红巾;高中生则是立领制服戴帽子;女生则是短袖半长裙平底鞋,典型的“五四式”装扮。每一队边上都站立着身着军服的教官。除了校长张湛、教务等身着长衫居中站立之外,旁边竟有专门一队扎腰带系绑腿之人,大约就是和童子军一起新增的军训团了。负责校史馆管理的贺少青老师介绍说,那时候的福中每年都要举办运动会,校庆要举行音乐、戏剧演出,她指着窗外那一排榕树告诉我:这就是照片背景上的那排榕树了。数十年的光阴,历经炮火风雨的洗礼,它们葱笼繁茂,一如往昔。

  校史记载,1932年,学生所学之公民科已增加了抗战救国的内容,各中学内部加强了军训和战时后方服务训练,1934年,学校开始实行军事化管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学校依据“三育并重”“文武全一”的原则,逐步转入战时教育体系,高中学生全部住校。在1938年10月到1939年7月,全体学生参加集中训练和战时民众教育。而那个时候,为了躲避日寇的进袭,福中迁到了沙县。

  那是一幅怎样的景象?学校建起了林场、农场,学生们自己开辟了操场和篮球场……,在偏僻、安静的洞天岩自有一片火红出现。

  当时,日寇的飞机常来袭扰。学校改变了作息时间,每天提早起床,上完两节课之后就让师生疏散到山林里,自带炊具粮菜,下午两点回学校再上两节课,晚上再补当天所缺的课程。尽管形势是如此危险,条件是如此艰苦,但师生们却是同甘共苦、精神振奋。教者诲人不倦,学者勤俭忘食。那时候的教师多是富有革新精神的名牌大学高材生,恨不能将自己所学统统传授给学生。每周一升旗行礼之后,必有一位作精彩演讲,或时事或科学或修养。而学生们除了上课之外,还常常在晚自修以后自备蜡烛潜伏在幽僻处“开夜车”。为了不被老师发现,一夜几移的事情常有发生。

  在当时,学校连正常的教学都不能保证,还收容了一些来自浙赣等地的失学青年,但对于教学质量的标准要求始终没有降低。据说,当时福高的入学考试要经过两次发榜,第一次为笔试,合格者须再经过六个学科、六位考试委员的面试、口试,通过后才被正式录取。学校里的各项评定都有严格且细致的标准,以操行为例,包括了勤学、整洁、礼仪、俭朴、劳作、纪律、康乐等诸多方面,而“平时颜面表情是否和蔼”以及“有靠左走的习惯否、能节省无益费用多购参考书籍否”竟然都被列入了考核细则。看到那样一张表格清单时,我被深深震撼了,在那样一个狼烟遍地、万物失序的年代,这一方已不清净的校园依然以那样的执着坚守着文明薪火的传承。

  那时的福中学子除了学习之外,还经常走出校门参加各种活动。抗战军和高中学生经常奉派深入各县区,担负战时民教、民训的工作;话剧组从走村串寨发展到在闽北南平、沙县等地公演,他们演出《放下你的鞭子》、《一片爱国心》、《这不过是春天》等等剧目,宣传抗日,其中包括后来的北影导演陈怀恺,他就是著名导演陈凯歌的父亲。“救国须有高深学问”,返校后的学子,更加珍惜,“风动草偃,勤学之习尚以成”,追求进步蔚然成风。

  按校史记载,1939年到1940年,有47位同学投笔从戎,1944年有168位同学加入了抗战队伍,1945年6月1日,又有75名男女学生志愿从军……。要知道,那时候的从军,是随时牺牲的代名词。

  三

  踟蹰在那并不久远却似尘封的校史之中,我仿佛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那个年代,和那些壮怀激烈的莘莘学子们在一起,看着他们在我的身边,看得到他们的来来往往,感受得到他们青春的气息,他们精神的羽翼轻轻掠过历史的沟壑,在那个黑暗背景上,映出许多明朗的图画。为了祖国为了理想,他们把那一生只能盛开一次的青春慨然无悔地奉献出来,而今世的我们,却在那么长时间里惘然不知。

  许多建校年代久远的学校,原本都经历过那样一个动荡的岁月,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校友的记录没能保存下来,而它们中的点点滴滴,其实都是一个民族生存的记录,是一个国家最为重要的精神资产,对今天的年青人而言无比重要。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我曾经到访过许多抗战遗迹与纪念场馆,一方面,我为今人愈加重视还原历史真相而高兴,另一方面,我为一些逝去而再也找不回的记忆而遗憾。场馆里面中的许多物品是复制的、重修的、新建的,即使是修旧如旧,毕竟不是原物,其中少了历史的原味。那由崭新的石材构建的,散发着新鲜油漆味的“古迹”常常会带来一种莫名的、深入骨髓的刺痛。抗日战争,14年日寇铁蹄的践踏,8年的全面抗战,中国人民为此付出了3500万人的伤亡代价,数不清的财产损失、大量的资源被掠夺,由此带来的科技发展的衰退、国力的贫乏,损失是如此惨重、代价是如此高昂、教训是如此深刻,可是,想不到的是,刚刚走出伤痛的我们竟然曾经那样亲手毁灭敌人的罪证、我们英雄的纪念碑,以致于从健忘中醒来的人们,找不到去哭、去凭悼的物证,只能局部恢复、重新修建心中的丰碑,许多珍贵的历史素材需要到别国的档案馆中去寻找。历史中那些的鲜活为什么会那样殒落,让心灵的家园中长出荒芜的野草?原因当然很多,但最为重要的是面对历史的态度、面对国家荣誉的立场。那一切,是不能因为政治分歧、路线斗争、利益取向而被忽略的,而我们,曾经走过那么多弯路。教育是为了传承,为了明辨是非,为了让下一代不再重复过去犯过的错。要怎样面对现实?要把什么留给后代?今天的我们需要反思。

  “假如有一天,国家面临危难,是不是仍然会象当年那样,有那么多热血青年挺身而出,自觉自愿地为国家牺牲奉献?”这句话,李迅校长问过,著名抗战作家方军先生问过,许多志愿者问过,我在内心里,也问过。虽说,这是一个不可同日而语的时代,但和平时期同样需要那股努力拼搏上进的精神,“意志与品质并不仅仅只是在枪林弹雨的危急时刻才能展现。和平年代也要有一批有理想、有担当、有能力、高素质的年轻人投身到国防事业,把他们的智慧贡献给国防科技,唯此,才能保证国家高枕无忧。”

  告别那一方小小的校史馆,感佩、沉重、反思……各种思绪交织在一起,那些朴素简单的记录,那些残存破碎的影像在我的心头组合成章,就象一面旗帜猎猎飘扬。那火一样的鲜红燃烧着昂扬的青春,映射着坚定的信念,照亮着我们未曾踏及的道路,召唤着又一代年轻的中华儿女前行。勿忘烽火炼吴钩!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可]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