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 > 本网报道
“慈济让我们在一起”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6年05月03日 15:50    【字体:    】  【 关闭 】
 
 

  海峡之声网专稿(记者景艳)采访了数十个两岸婚姻家庭,陈彦腾和金玲夫妇算是让我感受最为特别的一对,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都是慈济人。说起慈济,了解参与慈善公益活动的朋友一定不会陌生,是证严上人1966年在台湾花莲创立的。五十年来,它的志业由慈善而医疗、教育、人文,再加上国际赈灾、骨髓捐赠、社区志工、环境保护,从偏远的花莲开展到了全球五大洲,在数十个国家设有分支会或联络处。慈济人以“人伤我痛,人苦我悲”的人文情怀,以出世的精神从事入世的志业,弘扬“大爱”精神,更把中华文化底蕴中的人文精神发挥到了极致。那么,这两位跨越海峡的慈济人的婚姻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通过苏州市台办许晴和慈济林君的介绍,我来到了位于苏州市平江区景德路367号的慈济志业园区,这里是慈济的大陆总部,规划面积3.7万平方米,所有的建筑看上去都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靠着大路的是门诊部大楼,可是却并没有感知到我们通常所熟悉的医院门诊的感觉,里面空荡荡的,很安静,为数很少的工作人员在工作岗位上,大都穿着黑色的工作服,面色平和,讲话低声细语,相互打招呼都是:师姐师兄,不少会双手合十,鞠躬致礼,我以为自己更象是来到了一个较有现代感的佛门净地。一时间,我很难把即将采访的对象和两岸婚姻家庭联系在一起。

  林君告诉我,这里的慈济工作人员是职志合一,有的是受聘的职工,有的是没有薪资的志工,进入的慈济人有从佛门入的,也有从善门入的,从善门入的人不一定是佛教徒,陈彦腾和金玲夫妇就是从善门入的受聘职员。先生陈彦腾是台湾人,从小移居加拿大,现在慈济从事总务工作,太太金玲是苏州本地人,现在从事财务工作。就在静思书院的会客室里,我见到了陈彦腾金玲夫妇。

  缘自慈济

  金玲告诉记者,她是通过投档面试来到慈济的,到现在也有近五年的时间了,比陈先生还早来一年多,先生是先作志工而后为职工,而她则是先职工而志工。

  陈彦腾出生于台湾,小学六年级随父母来到加拿大,之后从事房地产。从房地产到慈济,从台湾到加拿大又到大陆,怎么听来都感觉跨度有点大,但陈先生说,也许正是因为人生中这样一个重要的选择,才给了他认识金玲的机会。“我是上高中时就接触慈济,我的许多同学都是大学毕业后直接投入慈济,但我比较保守,想先存一笔钱,等到经济基础比较稳定的时候,再回来慈济这边工作。因为同样的工作,慈济的薪水相要低得多,差不多三分之一。”

  彦腾说,就这么一耽搁,自己就比同学慢了10年,但现在,觉得正是该回来的时候了:“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慈济就给我们很正确的观念。在学业上,在日后工作的场所上,我们在慈济里面学到的东西其实都很受用,这也是我们回馈慈济的一个方法。我们在国外,看到国外报亚洲的新闻大都是那种比较负面的,但中国的武术与慈济却是例外。我接触多了,发现这个团体所说的跟他所做的其实是一致的,百分之百的募款可以到灾民手上,行政费用是工作人员或志工自己支付。光这一点,我觉得蛮有吸引力的了。当西方的报道都在报道慈济,我就会以它为荣,我们中国终于有一个东西让人正面看待了。我想,联合国跟美国既然这么认同这个慈善团体,我们是不是跟应该或是更愿意投入这一块。我自己本身参与过南洋海啸、海地赈灾,日本海啸的赈灾,我知道我有一天会回馈慈济,当时那个时间点还没定下来,到了2012年,我看到慈济在大陆也有,刚好也很需要人才,我觉得我应该回来帮忙。有人会说,30岁正是壮年,怎么会跑来慈济做事情,好像要退休了一样。但我是觉得从事慈善要趁早。我作大学生时去海地赈灾,发现一个现象。就是去帮忙的人,要么是像我们这样的大学生,还没出社会的;要么就是五六十岁的叔叔伯伯们,因为他们的小孩都大学毕业了,他们才有时间。可那个地方很热,有灾难的地方跑起来都很累,那些有经验年纪比较大的叔叔伯伯们,他们的体力有限,一天跑两三个点就差不多了,而年轻小孩子去做访查、勘查那些工作太危险。所以,那时候我就说我应该在还没有成家的时候,壮年的时候,30岁到40岁左右的时候出来帮忙,到灾难的地方发挥最大的功能。不要等到老的时候,老的时候能做的其实也不多。”

  陈彦腾告诉我,他在来大陆之前,见过了证严上人,作出了自己会在苏州慈济长期工作下去的承诺,但是,之前自己并没有想过会在当地找一位女孩子结婚,虽然那时候他已经三十出头了。和金玲最初的相处和大家一样,也是正常的同事交往。“没遇到对的人就不结婚,不然会很累。我太太比我大两岁,人不错,好相处。本来就是同事,我们每个礼拜打一两次羽毛球,一年两年来的互动让我感觉这个人蛮善良,价值观比较像,有一部分也是因为我们对慈济的认可。她的能力不错,对人很有耐心,也蛮细心的,哪怕是组织活动收钱这样为难的事她也愿意承担,我的朋友都说她不错。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都是慈济圈子里的人,都能理解彼此的工作。”

  狗儿牵线

  金玲告诉我,两个人相处尽管是很愉快,但当时谁都没有挑明,对彼此的心意都不了解,关系渐渐变得微妙,在这个时候,一条小狗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那张膜。

  “他喜欢养宠物,我家里虽然没有宠物,但是我也喜欢小猫小狗,正好他托我照顾一只小狗,我们之间对这个话题的交流就比较多,然后慢慢地,就从多人活动变成两人活动,次数开始多起来的。”说这话的时候,金玲柔和的眼睛里多了一些幸福的回味。

  那是彦腾养的一只小草狗,因为要搬新家,那里不容许养宠物,临时找不到地方安置,彦腾就问金玲能不能帮忙,金玲答应了,没有想到,后来小狗被车撞死了。“虽然说狗被撞跟她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她觉得是她没有照顾好,难过了很长时间,反而大部分时间是我在辅导她,说那个也不是你的错,之后我们才接触频繁一点。我朋友看她哭得比较伤心,刚好捡到一条三岁的流浪金金毛,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养,我们就说好,现在这条金毛就是领养来的。”

  “我觉得喜欢养宠物的人应该是很有爱心的。在事后的相处当中,我发现他比较贴心,比如说走路,他会走在外面,有台阶会提示我,我们属于日久生情。后来他单独邀请我出去玩,就是跟正常的活动不太一样的出去玩,然后也就握了手,我就心里了然了。他会安排事情,不像我临到头了才会想这个,想那个。反正我是觉得感觉是慢慢积累起来的小情绪。对以后家庭生活的想法也是蛮相近的,就是不管怎么样,两个人一起努力,房子要一起买,一起承担,有什么问题一起沟通,这种方面都有共识。”

  从一群朋友的聚会到两个人的单独相约,从工作话题到生活感受的分享,陈彦腾和金玲感觉到彼此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心灵之间的契合度也越来越高,终于有一天,陈彦腾向金玲表白了:“一年多后,有一天吃完饭,跟她去公园散步。就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她答应了。对我来讲这个才是重要的。”

  10月1日的台湾台南,天气晴朗而炎热。陈彦腾和金玲在亲朋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了一场户外证婚仪式。“有点类似于国外草地婚礼。蛮可爱的,没有人提醒他,他自己跪下来,说:嫁给我吧!用英文和中文各说了一遍。摄影师要拍照的时候,他又问我要不要跪,他很主动,没有特别地含蓄。从正式开始到结婚差不多是两年。”说到这,金玲一脸甜蜜。

  奉献慈济

  到慈济采访的那天正是2016年元旦的前一天,慈济人正在为第二天即将举办的新春祝福会而繁忙地准备着,许多志工义务地前来帮忙装饰会场,包装着小礼品,金玲告诉我,慈济平时会组织一些活动,比如残疾人冬令物品发放、低保户救助、爱心义卖、困难家庭长期关怀、骨髓捐赠等慈善活动,还有环保教育推广、弱势群体健康检查、义诊等工作,遇到这些活动的时候,两个人都会很忙,但是,平时的生活却也并不象我所想象的如同佛教徒般的那么清淡。金玲说:“我跟我先生就是像外面正常家庭一样的,上完班,下班做菜做饭,吃完晚饭,遛一下狗,照顾一下他饮食方面的事情,然后就找一些自己休闲的事情。周末的时候,如果慈济有活动,我会参加或者他参加,看内容。如果没有活动,我们正常是每个礼拜都会回妈妈家吃饭,因为他父母不在这边。有时间的话就会考虑短途旅游,每年最大的活动就是回台湾,过年我们基本上都会回台湾。”

  金玲看上去是一位非常温柔细心的女子,陈先生也是温文尔雅,但是,即使在慈济这个有点象牙塔里,两个人的婚姻生活也难免有些需要磨合的地方。拿饮食来说,金玲吃素食,但为了先生,她有时也会专门做一点荤菜:“他只认识菠菜、青菜,其他绿色的菜、豆子他不吃,芡实等等他认为复杂的菜都不吃。我爸妈都会煮他爱吃的菜,比如番茄炒蛋、煲汤类的东西。”

  慈济是一个非常容易感染人的地方,即使是在这里进行一个个体性的采访,所有的一切似乎也都与之关联。在苏州慈济,我有幸和师傅们一起吃了一顿午饭,素食快餐。不管职位高低,所有的工作人员及志工都在食堂围桌吃饭,两个小碗,一个装菜一个装。食堂里安安静静,圆桌方塑料凳,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张小卡片,提醒用餐者坐姿端正,说话轻声细语,进食,洗碗,擦桌等等都各有要求,最醒目的是底下一行静思语:日食八分饱,二分助人好。也就是说,这里提倡每一个人吃饭吃到八成饱,另外两分用来帮助别人。我了解到,这里,除了进行一些慈善公益事业的机构之外,也有对外出售一些师傅研发的小产品的静思书院,里面摆放着许多产品的样品,有服装食品书籍文具等等,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平时喝光了的可乐瓶、矿泉水瓶(台湾叫宝特瓶),竟然可以加工成围巾、毛毯、衬衣、T恤,。三个矿泉水瓶就可以做成一条小围巾。慈济人就靠这些物品的售卖来自给自足,一方面传播环保节能的理念,另一方面来强化做慈善的动能。

  金玲:“在这边工作心情很愉快,因为大家都很友善,就是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你不用去多想,做得好,别人都会看在眼里,志工是完全利用自己的时间免费来做的。我跟他在这边做得都还OK,就是还想在这边继续做下去,至于未来是怎么样谁也说不准。他的心思就是想要帮上人多做点事,我是属于踏实做事的人。只能说,他漂洋过海地过来,我就在等着他过来而已,那今世缘好像是前世种下的种。碰到他有点意外,但也有点意料之中,怎么讲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付出会有回报的,如果吃点亏应该也没有关系。”

  慈济人以“人伤我痛,人苦我悲”的人文情怀,以出世的精神从事入世的志业,弘扬“大爱”,更把中华文化底蕴中的人文关怀发挥到了极致。它的理念也深深影响了身为慈济人的陈彦腾和金玲。

  陈彦腾:“大陆这一块是萌芽阶段,我们都很努力在推广慈济,教育民众环保的概念,对自己亲身照顾的概念,还有预防卫生教育的部分……。今年3月到6月,我们跟民工子弟学校配合,14000人次会来这边,我们会教他怎么刷牙,怎么做环保等等这些东西,因为。我们后勤要做得很好,前方推广的人才能推得很顺利,每个环节工作岗位都很重要。”

  金玲:“我觉得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是很有福气的,我们虽然从善门入,不算出家人,但也会接触到佛法,我们也会进修,把好的理念用在生活中、工作中,不是只自己在家里修修。刚进入这个团体的时候,就觉得身边的人都很善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念、与人为善、乐善好施。记得著名作家雨果曾说过:对人民来说,唯一的权力是法律,对个人来说,唯一的权力是良心。因为慈济,陈彦腾走过许多地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海地赈灾的经历,当时的海地,治安非常混乱,灾民们的生活也很艰难,但是,他却一直记得他所收获到的美好。

  
  “那时候,灾民基本上是住帐篷。十几个小朋友就在路上踢一颗足球。他们笑得好开心。那么真诚的笑容让我想到我上一次这样的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我想到那些在电脑旁玩电动的孩子,他们也少有这样的笑。所以,我们去赈灾,不只是我们在帮人家,对方其实也给我们很多反省的机会。”

  陈先生特别感念慈济,感念慈济人以助人为他人赐福的理念,那不仅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也影响了周围人的生活。善良,在不知不觉中,渗入了每一个小小的细节,在行为里扎下了根。“海地赈灾比较常见的是巴西军人,他们大概都是18到24岁的年轻人。他们刚来保护我们的时候,就是维持秩序,把灾民当作对立的人、会暴动的人,表情就像电影上演的,很酷,凶凶的样子。久了之后,他们的姿态变了,开始微笑,帮我们把物资发给灾民,对灾民鞠躬,好像是把灾民当做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样,帮灾民搬到他们家。慈济影响的不仅是我们自己还有当地的人,还有那些灾民,还有这些军人。看到这一幕,我们其实蛮感动的,善良是全世界的语言,他们也被感染到这份爱、这份关怀。我们那时候去海地也有看到那种穿着看起来很不错来拿东西的人,我们当时年纪小,就有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他们是趁人之危赚钱。后来听有经验的人讲,发生地震,有钱人家跟没有钱人家其实基本上都是一样的,转眼间什么都没有了,还要低下头来,跟我们来拿东西,也需要勇气。这让我们看到哪些事情才是值得去重视的。比如中国人的行孝,不要说等到以后赚大钱再回馈父母,应该从平常日常生活中的小细节去感恩他们。所以要抓紧时间珍惜自己该珍惜的人。”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可]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