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 > 本网报道
周飞虎:中国军医跨越国界的生命救援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8年10月17日 16:33    【字体:    】  【 关闭 】
 
 
编者按: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不断深化,越来越多的中国军人出现在世界军事舞台上。中国维和军人遍布柬埔寨、南苏丹、利比里亚、刚果(金)等地,中国护航编队穿行于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还有那些在国际军事竞赛中“亮剑”的中国军人、那些活跃于国际军演中的中国官兵……他们以自身的专业素养和优异表现,向世界展示中国军人的良好形象,体现中国负责任大国的担当,为维护世界和平发挥着重要作用。

  
  周飞虎:中国军医跨越国界的生命救援

  ——《走出国门的中国军人》系列报道(五)

  【人物档案】

  周飞虎,男,1971年出生,现任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临床部重症医学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近年来,先后赴西非利比里亚参加抗击埃博拉任务,参加西非马里爆炸案中国维和伤员救援任务。被评为2017年度“最美援外医生”。

周飞虎主任接受海峡之声采访 摄影:杜兵兵

  海峡之声网10月22日讯(记者 龚天宁 杜兵兵 特约记者 罗国金)2018年8月,北京,盛夏的一天。

  解放军总医院整洁有序的外科大楼内,重症医学科主任周飞虎,一袭白衣,语气温和,笑容温暖。

  简单寒暄后,他熟练地自己先泡上一杯地道的美式速溶咖啡,并绅士地给记者各泡上一杯。喝咖啡是他当年留学美国养成的习惯。

  此刻的周飞虎,像极了电视剧中的偶像医生——专业、绅士、谦和。而作为重症医学科也就是俗称的ICU医生,周飞虎说,“其实每天都在和死神打交道”。

  周飞虎所在的重症医学科被称为“横跨”内、外、妇、儿的危重症病人救治集中地。“这里有刚出生的婴儿,也有百岁的老人,所有的危重病人都到这边来集中抢救”,周飞虎介绍到,“每天我们面临的可能都是生与死的考验”。

  在随后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谈起自己两赴非洲的惊心动魄,他的语气依旧如此谦和淡定,这是一种经历生死考验后的从容不迫。

  疫情猛于虎! 埃博拉死亡率高达80%

中国援建利比里亚埃博拉诊疗中心  周飞虎提供

 

解放军总医院的援利医疗队员 周飞虎提供

 紧急联合大会诊 ,周飞虎认真做会诊记录 周飞虎提供

  
  尽管习惯了与死神打交道,一次次抢救危重病人,但是2015年,当周飞虎奉命率解放军总医院医疗队赴利比里亚参加抗击埃博拉任务时,还是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考验。

  埃博拉病毒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有记载,但2014年非洲爆发的埃博拉疫情,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破坏性最强的一次埃博拉疫情。2014年2月,第一例埃博拉病例出现在几内亚境内,一个月后,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的病例达到了1万多例,死亡5000余人。埃博拉病毒迅速蔓延,尤其以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的疫情最为严重,甚至有相当多的医护人员,因为感染埃博拉死亡,所以造成极度的恐慌,国际社会谈“埃”色变。

  “因为在非洲,早期它没有明显的特异性,比如呈现的是发烧、头疼、头晕、恶心呕吐,甚至早期你会觉得像疟疾,像一般的感冒,等到一旦感染,往往都很重”,周飞虎介绍到,“所以说造成死亡率极高,只要不经过特殊的处理,如果你没有一个良好的医疗治疗,基本上死亡率是80%以上的,这种死亡率极高非常高。”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5年1月,根据上级命令,周飞虎参加解放军第二批赴利比里亚医疗队,执行援利抗埃任务。

  医学博士的“三重防蚊法”

三重防蚊法

  尽管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飞机抵达利比里亚,走出机舱时,周飞虎还是吃了一惊:连接机场和市区的唯一一条公路上,到处是涂着“联合国救援”标志的车辆和设备,战争片里才能看到的各种军用运输机在频繁起降,所有人进出机场都要测量体温……紧张的疫区气氛扑面而来。

  下飞机不久,周飞虎就被蚊虫叮了一个大包,医生的敏锐感让他瞬间紧张,“似乎觉得浑身都在发冷”,因为这里非常流行蚊虫疟疾,这种疟疾传播主要靠蚊虫的叮咬。周飞虎想,“不会得了疟疾吧”!

  尽管事后证明是虚惊一场,但是当地蚊虫疟疾肆虐,为防万一,周飞虎发明了“三重防蚊法”——先抹风油精,再用花露水抹,临出门时再用驱蚊液身上再喷一片。“我做过一个大概的统计,因为我是医生做科研做习惯,大概能防两个小时,为什么只能放两个小时?你要出汗呢。”

  夜以继日 汗如雨下

齐心协力进病房

高温下,周飞虎和战友穿着三重厚厚的隔离服在查房

大汗淋漓出病房

  利比里亚处在撒哈拉大漠附近,气候炎热,一年分为雨季和旱季,雨季时大雨磅礴,路上都是泥泞;旱季时连一滴水都贵如油,而且蚊蝇成群,卫生条件极端恶劣。周飞虎去的时候,正处于利比里亚的旱季。

  此时的利比里亚平均温度高达40℃,更可怕的是,由于埃博拉的流行,当地医护人员感染后死亡超过一半,正常医疗救护已处于瘫痪状态。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周飞虎和战友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医疗设施的调试,十万火急地投入到抗击埃博拉的救治中。

  “它是一个烈性的传染病,病房里如果有风扇或者有空调,会把病人的呕吐物或者排泄物吹起来,为不造成进一步的感染,所以病房里面是一般我们是不放风扇和空调的”,周飞虎说,“外边的室温都可以高达40多度,病房里边可能温度更高,你再穿上三层厚厚的防护服,真是像成语上说的——‘汗如雨下’,有时候我们带那种防护的口罩,口罩都要包得很严,脸上出的汗都就堆在下巴这个地方出不来,你一伸舌头你就能舔到你的汗。”高强度高压力加上高温环境,当忙碌一天,疲惫的周飞虎从病房出来,流的汗能达到1.5公斤。

  首战告捷 特别的“碰肘礼”

  首例救治成功的埃博拉患者穆鲁巴与周飞虎合影

  超过40度的高温,三重厚厚的隔离服,汗如雨下,直面埃博拉病毒……这些都没有动摇周飞虎救援生命的决心。时至今日,周飞虎依然清晰地记得中国埃博拉治疗病区收治的第一例确诊埃博拉病人——她是当地一名小学老师,名叫Mulubah(穆鲁巴)。

  “我记得很清楚,她来的时候非常紧张,而且病情非常重,为什么?因为她本身基础就不好,有血糖高、糖尿病、高血压这些基础病,她来的时候血糖都到20多,非常高的一个状态。然后她又合并了埃博拉的感染,在这之前呢,他家里已经有亲人因为感染埃博拉而死亡,所以她是极度的恐慌”,周飞虎说。

  当时,治疗埃博拉的疫苗还没有问世,周飞虎和医疗队专家们迅速会诊,进行医疗救治,一方面控制基础病,改善受损的脏器功能,每一天都根据病情进展,精心调整治疗方案;另一方面也给她心理上的安慰和辅导,“不用紧张,你要有信心,你一定会好的!”。在周飞虎看来,言语上的鼓励和医学上的治疗是同样的重要的,“因为当地官方语言是英语,她又是小学的老师,就是相当于咱们国内你会说普通话一样,所以交流上也没有什么障碍,就经常去鼓励她,所以慢慢她情绪就稳定,积极的配合我们治疗,后来慢慢就好转。 ”

  经过精心的治疗,穆鲁巴奇迹般地康复了。出院那天,穆鲁巴开心地找中国医护人员合影。周飞虎的电脑里,还珍藏着这张照片。

  “这就是我们治疗成功的第一个埃博的患者Mulubah(穆鲁巴),她出院以后到了我们的驻地上,给我们的医疗队员去合影,为我们的救治去点赞,就很high。一般来说我们见面会怎么问好呢?用碰胳膊肘这种特殊的方式”,说到这里,周飞虎也用自己的肘部,碰了碰记者的胳膊肘。

  周飞虎说的“碰肘礼”,是一种特别的礼节——在疫区,任何皮肤的接触都有传染风险,不能握手,只能隔着衣服碰碰肘关节。这是共同经历了抗击埃博拉这场战斗的人特有的感情表达方式。

  久久凝视着电脑里自己与穆鲁巴合影的这张照片,周飞虎的脸上露出几分幸福的笑容,“你想象不到她来的时候这么重的一个状态,那种极度的恐惧,现在看着她展开笑脸,过来啊跟你谈笑自如,你想还有什么比这事更高兴?”

  生命救援没有国界 更没有边界

周飞虎主任与出院患者合影

  与周飞虎同样开心的,还有所有并肩战斗的战友们——“你看到每一个垂危的病人在你手里获得新生的时候,都会特别的开心,而对于她来说,我们尤其开心。为什么?这是中国军医成建制的走出去,在异国他乡又在这种极端危险的情况下救治的这样的一个重症的病人,所以大家真的很开心。”

  艰苦危险的环境、细致严谨的会诊,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抗击埃博拉的战斗中,目睹一个个生命转危为安,周飞虎深切地感受到,生命救援没有国界,更没有边界。

  “我觉得生命的救治真的没有颜色,没有种族,没有贵贱,在我们眼里都是一样的。当你看到你的病人,像我们救的埃博拉病人,当他出院的时候,他后来又找到医疗队来给你们合影,最朴素的一个给你点赞,你就会觉得我所有的努力,我所有的付出都值了。我就觉得这些都是作为一名医生,我觉得是一个天职,需要做的。”

  干吃方便面 过了一个“白天的除夕”

 

解放军援利医疗队向祖国人民拜年

  2015年2月18日, 中国人重要的传统节日——除夕。这一天晚上,万家团圆,灯火通明,而此刻在遥远的利比里亚,周飞虎和队员们在忙碌的间隙,过了一个“白天的除夕”。

  “它是八个小时的时差,所以说我们过了一个白天的除夕,看春晚,都是通过那个很慢的网络,时断时续,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安慰了。而且我们录了一个向祖国人民拜年的视频,那一段也被中央电视台采纳了。我们觉得特别的自豪,特别的好看”,周飞虎一边回忆着,一边笑着。

  在看春晚的同时,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饺子,是很多中国人的除夕记忆。但是对身处利比里亚的周飞虎和战友们来说,此刻却是奢望:“饺子也在包,但是那天中午的时候,停水停电了,然后其实那天中午吃的是方便面,因为那个地方嘛,水比油贵,后来他们说那就吃点泡面吗,等到泡面才想起来,没有水啊你怎么放啊?不是每个方便面你都能干吃下去。”

周飞虎主任培训利比里亚卫生人员

 

周飞虎主任与利比里亚卫生人员交流

  这个特别的春节,周飞虎在忙碌和紧张中度过。在条件艰苦的异国他乡,周飞虎一边奋力救治埃博拉病人,一边想的是如何“授人以渔”,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医疗队也定期组织一些培训,我也是培训的教员之一,就是说你一方面治疗,另一方面是干什么呢? 你要给他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你要告诉民众我哪些是要注意的地方,哪些那样不良的习惯我要去避免。我觉得这种培训甚至比我们在治疗还更需要”,一边说着,周飞虎一边指着一张医疗培训的照片,“这就是培训他们当地的卫生人员,你不能光看要试试。我们还要给他们留下一些这样的东西,让他们如何去防控,我觉得更重要就是“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的那个关系,对。”

  救治成功率达70% 创造生命奇迹

 

中利医疗人员合影

  在利比里亚执行任务期间,作为重症救治专家,周飞虎共参与接诊患者61例,收治埃博拉疑似和可能患者38例,埃博拉确诊患者5例,所在的埃博拉医疗病区救治成功率达70%,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离开的这一刻,周飞虎感到幸福而充实,他说,大家实现了出国时的诺言——“打胜仗、零伤亡”,“我觉得平安是最重要的,再也没有比它更重要。”同时,“我觉得完成了我们的使命和任务,我们医疗队每一名队员,我们都做了我们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周飞虎更收获了友谊,“我们和当地的同行,我们战友之间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觉得这也是值得我们最宽慰的地方,这个特别经历对自己也是一个很大的财富。”

  离开利比里亚的那一刻,带着满满的收获,周飞虎心里默念,大非洲,再见!但他没有想到,仅仅一年后,他又再次奉命出征,来到非洲。这次他面临的,又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

  再度出征 奔赴“最危险任务区”

周飞虎抵达马里救援

  2015年,圆满完成抗击埃博拉任务的周飞虎,带着满满的收获从利比里亚回到北京。心里默念“再见,大非洲”的周飞虎没有想到,他的下一次非洲之旅,来得如此之快。

  2016年6月,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遇袭,战士申亮亮不幸牺牲,多人受伤。看到电视新闻,周飞虎预感——他可能又要出征了。

  “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有可能又派我们去了,果然,很快就接到通知了。我说我去也挺合适,为什么?第一,刚去过,对那边比较熟悉;第二,刚打过疫苗,有的疫苗可以管八年。我说我连疫苗都不用打了,直接背起行装就可以去了。”

  作为军队的重症医学专家,周飞虎担任医疗组长,与医疗组其他3名成员马上乘专机赶赴马里,任务是:把受伤的维和官兵平安带回家。

  马里,被认为是联合国最危险的任务区,自2012年马里陷入内战后,境内武装派系林立,恐怖袭击频发,至今已有上百名维和人员死亡,数百人受伤。伤亡之惨重,高居同期联合国全球各维和任务区之首。马里维和也被视为目前联合国维和任务区中最危险的任务。

  奔赴危机四伏的马里,周飞虎却很淡定,在他看来,这是作为军人和医生的使命。“两次赴非洲心情是不一样的。第一次是来自烈性传染病的这种危险,第二次是安全的这种风险,因为马里是联合国维和区里最危险的维和区域之一,每年都有联合国的维和人员的伤亡,每年你都可以见得到。其实心理上是有思想准备的,尤其是刚去过一次非洲,所以说我觉得第二次去呢就相对来说就淡定得很多了,因为我作为一名军人又是一名医生,这是我们的使命。”

  临危受命 守护维和英雄

  共同研讨治疗方案

  周飞虎在治疗维和伤员

  到了马里,周飞虎发现,任务远比想象中艰巨。4名受伤官兵中,两名是重伤,而当地的治疗条件极为简陋,为确保安全,伤员在二级医院初步治疗后,迅速被转往位于塞内加尔的三级医院。作为医疗组中唯一一位重症医学专家,周飞虎临危受命,独自留下照顾伤员。

  对于周飞虎来说,救治受伤的维和英雄,带着一份特别的情感,也承担着一份特别的压力。

  “从感情上来讲,第一是我们的战友,第二,当之无愧的,他们都是我们的维和英雄,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在这样的一个艰苦恶劣的环境下来去执行这些危险特殊的任务,又受到了重伤,当需要我们的时候,作为一名军医,我觉得要把各种并发症可能出现的危险程度降到最低,确保万无一失才行,所以当时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几名维和伤员都是因为炸弹爆炸受伤,除了那些看得见的骨折伤和外伤外,更可怕的是那些由于爆震导致的内伤,“比如,呼吸系统受到损伤,即使你输氧气,氧饱和度也不高”,周飞虎介绍到,“所以说治疗的时候要从呼吸系统的维护、各种感染的防控、伤口的换药,这些一系列的综合的来处理。”

  对一名面部受伤的重伤员,周飞虎细心地准备了流质食物,“因为你要保证他充足的营养和能量,这样他才能够增强抵抗力。”

  意想不到的困难接踵而至:由于医院设备数量不足,重病患者多的时候,有限的几台呼吸机和监护仪根本不够用。这时,周飞虎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沟通能力发挥了关键作用。

  “当地医院条件比较有限,不像我们ICU这么强,好多的时候,我们就靠我们的听诊器,靠我们的这些经验,去弥补没有一些设备的不足,你只能根据它有什么,我们就去用什么来去处理。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治疗,我们用我们的技术和他们(当地医护人员)很快就取得了一致,因为毕竟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想把伤员治好。”

  英雄归国 30个小时的形影不离

  转运维和英雄 寸步不离 

  在飞机上仔细给维和伤员做检查

  经过精心的治疗,20多天时间里,几位伤员陆续度过危险期,从重症监护转入普通病房,病情最终稳定下来。终于,周飞虎做了重要的专业判断:可以回国了。但真正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一刻,周飞虎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也许其他人永远理解不了,你在做出决定的时候,你在评估,觉得我的伤员可以转回去了,你要承担着巨大的心理的压力,你要确保我们这些维和的英雄们万无一失,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九我都不敢说,必须要说到百分之百才行。为什么?因为都是我们的维和英雄,英雄不能让他再有任何的伤害。”

  回国的飞机是普通的民航飞机,中间经历一次转机,大约30个小时的旅程,依然没有供氧机,没有监护仪,只有一个听诊器,一次次的听诊、观察、帮助伤员运动,周飞虎形影不离。

  “你想正常的一个人,你做了这么长途的飞机,都不能保证你百分之百安全,经常我们也会看到报道,某某坐飞机突然出现心脏问题,何况这些伤员,有的还带着骨折的外固定架,有的包扎着伤口”,周飞虎的语句透露出重症科医生的专业和细心,“坐在飞机上呢,我们怕什么?长时间的不动会出现血栓,这种血栓容易脱落到肺里面,肺栓塞就会导致死亡。所以,你还要去帮他来去活动肢体。”

  所有的准备和预案,都做到了细之又细,“有一个伤员,嘴巴缝了一半。在飞机上,我就找这个空姐,我就说你有没有粥给我一点,有没有粥?我们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我们用牛奶把一些流质的东西给他喝下去,所有这些可能出现的一些细节的问题,我们都会充分的估计到。”

  2016年6月27日,周飞虎护送着维和英雄,安全抵达北京首都机场。面对迎接的鲜花、掌声和人群,周飞虎此刻却想躲在一个角落,蒙头哭一场。

  “因为当时心里的压力真的特别大,生怕我们这些维和英雄出现任何的一个闪失,最起码从这一点我就原谅不了自己,因为背后国家在看着你,对不对?我们总觉得把英雄平安带回家说了容易,但可能心理上要去做充分的准备,要有很强的一个承受。”

  “那些救治的生命,是对我们最高的褒奖”

  

周飞虎主任在采访中若有所思 摄影:杜兵兵

  这次跨国救援,周飞虎精湛的医术,优异的表现,赢得了外国同行的高度认可,塞内加尔中央医院副院长专门向中国驻塞使馆武官表示:“在和周医生的合作过程中,我们的医生学到了不少东西,我非常希望将来有更多像周医生这样的专家来我们医院进行指导、培训”。

  两赴非洲,直面危险,打赢了两场艰难的“战斗”,周飞虎不仅是一名优秀的医生,更是一名舍生忘死的军人,一位名副其实的勇士。这两次非洲之旅,带给周飞虎不仅是满满的人生财富,更有特别的个人感悟。

  “过去是白求恩到我们这边来治疗,现在我们中国军人可以去援非,来帮助他们治疗埃博拉,那说明我们强大了,我们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我觉得这是一个作为一名中国军人,一名中国军医很自豪的地方。第二次去非洲,我去救治我们的维和战士,我们这些维和英雄受了巨大的创伤,他也是为世界和平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周飞虎缓缓地说着,若有所思,“第二个呢我觉得就是活着真好。因为作为一名重症的医生,我每天都会面对生死。总觉得见惯了生死,习以为常了,但是通过这两次援非,更加地体会到活着真好,就像你所说的,每个人对于我们的家庭,对于我们的父母,对于我们的妻儿来说都是唯一的。我觉得活着真好。”

  因为两赴非洲的优异表现,周飞虎获得了二等功一次,被评为2017年度“最美援外医生”,还有许多的荣誉和奖章,但这些通常都被他静静地放在书柜里,“虽然这两次援非也获得了大家的一些表扬,但是我总觉得那些救治的生命,各个活着的生命,应该是对我们重症救治医生的最高的一个褒奖。”

  采访结束时,已临近中午,周飞虎礼貌地请记者到食堂就餐。来到外科大楼的自助食堂,阳光透过窗户星星点点洒在身上,热腾腾的饭菜香味四溢,这也许是重症医学科主任周飞虎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

  在白衣飘飘的人群中,身着白大褂的周飞虎似乎显得那么普通,但他救助过的每一条生命,就如同此刻的阳光那样,闪闪发亮、璀璨夺目……

日常工作中的周飞虎主任

日常工作中的周飞虎主任


分享到:
   [责任编辑:瑨文]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