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解码两岸 > 海峡快评

大陆“扭曲变造”了“九二共识”?

2020-07-08 18:41:09 字号: A- A A+ 来源:海峡之声

中国国民党改革委员会6月19日抛出的两岸论述建议案,不仅引发国民党内部争议,也引起岛内各界对“九二共识”的再度讨论。其中,有一种论调宣称,大陆方面“扭曲变造”甚至“背叛”了“九二共识”,让人听了既惊讶又好奇。

该论调的论据主要有两个:

一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提到“我们秉持求同存异精神,推动两岸双方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达成‘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九二共识’”。对此,岛内一些人认为大陆方面在“九二共识”中加入“谋求国家统一”,是“扭曲变造‘九二共识’内涵”;

二是,他们认为完整的“九二共识”必须要有“一中各表”,没有“各表”就没有“一中”,没有“一中各表”就没有“九二共识”,但大陆方面强化“一中”却不肯凸显“各表”。

那么,上述两个论据站得住脚吗?

回顾“九二共识”达成的历史过程和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往来函电的原文,不难看出:

第一,在双方最终确认的表述中,均清晰表明了“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谋求国家统一”的基本态度,这是双方的交集,从而构成双方的共识。由此可见,“谋求国家统一”原本就是双方的共识,是“九二共识”的一部分,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共同构成了“九二共识”的核心内涵,也是“九二共识”的应有之义。关于“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表述,不过是复述了“九二共识”这一核心内涵,何来“扭曲变造九二共识内涵”?

第二,双方的分歧在于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对此双方作了求同存异的处理,台湾海基会表示“认知各有不同”,海协会表示“在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这样,双方对分歧点到为止,既承认了存在分歧的事实,但又没有在提供给对方的表述中具体声明自己对一个中国政治含义的主张,避免了强加于人。在两岸之间固有矛盾一时难以解决的历史条件下,正是两岸双方这一搁置争议、求同存异的政治智慧,使得“九二共识”最终达成,从而确立了两岸商谈的政治基础,为两会开展协商并取得成果提供了必要前提。

第三,“九二共识”达成共识的方式是各自口头表述,采用这一方式是海协会接受台湾海基会建议,双方一致认可同意的。从双方当时往来的函电不难看出,“各自口头表述”并不是“随意表述”。“各自口头表述”应表述构成共识的内容,即两段双方经过协商且相互认可的具体文字,核心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而非着重表述双方的分歧或突出各自的主张。试想,如果“各自口头表述”成了表述双方的分歧或各自的主张,那岂会有共识?又岂能称之为“共识”?

“九二共识”达成后,台湾方面将之概括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简称“一中各表”。起初,大陆方面出于维护共识、顾全大局的愿望,对此并未公开表示异议,但这并不表明大陆方面认可台湾方面的片面概括。随后的发展则是,台湾方面不断弱化“一中”、突出“各表”,而“各表”也渐渐地不是表述双方坚持一中原则的共识,而是越来越强调两岸的分歧和台湾方面的政治主张,到李登辉后期甚至表述成了“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等分裂主义主张,“各表”成了“乱表”。这些显然都违背了当初台湾方面自己提出的“在彼此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的建议,由此,大陆方面才不得不公开表示反对意见。

现在,台湾有人提出没有“各表”就没有“一中”,没有“一中各表”就没有“九二共识”,有人甚至还提出“正视‘中华民国’,才有两岸共识”。这种做法,其实是在凸显两岸之间的政治分歧,而且企图将分歧的具体内容和己方的政治主张强加于对方,并作为共识的前提。显然,这与“九二共识”达成的历史事实不符,也违背共识内容本身,且毫无搁置争议、求同存异的政治智慧。

当年双方函电表明,双方虽承认存在分歧的事实,但双方对分歧作了求同存异的处理,这表明分歧本身不构成共识的内容,更不是双方达成共识的前提。事实上,当年双方正是因为对分歧采取搁置争议、求同存异的处理,才达成“九二共识”的。试想,如果当年双方中任何一方也像现在台湾有些人这样,那么怎么可能达成“九二共识”?

需要指出的是,大陆方面从未否认两岸之间存在的矛盾分歧和认知差异,并认为这些正是未来两岸需要在“九二共识”基础上和平协商解决的问题。大陆方面也尊重台湾方面“在彼此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表述双方分歧和认知差异的权利,但不可能接受将承认双方分歧和认知差异的具体内容作为原有共识前提的做法。

综上,“九二共识”是两岸双方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共识。大陆方面对这一共识的坚持始终如一,并无所谓“扭曲变造”。相反,倒是台湾方面在落实这一共识上不断出现状况,有的政党存在对其“扭曲变造”,而有的政党至今拒不接受。

“九二共识”得来不易,是当年两岸政治智慧的创造。“九二共识”表明了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从而明确界定了两岸关系的根本性质,由此构成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对这一基础,两岸双方、各有关政党理应好自珍惜、善加维护。

【资料】“九二共识”的由来

1992年,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受权就在两岸事务性商谈中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事宜进行协商。经过当年10月香港会谈及其后一系列函电往来,达成了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后来被概括为“九二共识”。其核心意涵是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从而明确界定了两岸关系的根本性质。

1992年10月28日至30日,两会在香港举行工作性商谈。商谈中,海协会代表提出5种有关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方案,其中一种方案表述为:“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对两岸公证书使用(或其他商谈事务)加以妥善解决。”台湾海基会代表也先后拿出8种表述方案,其中第八种表述方案是在参考海协会前述表述方案的基础上提出的:“在海峡两岸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但对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惟鉴于两岸民间交流日益频繁,为保障两岸人民权益,对于文书查证,应加以妥善解决。”海基会代表称此案为台方的底案,并建议“以口头声明方式各自表述”。

香港商谈结束后,11月1日,海基会代表发表书面声明表示,有关事务性商谈中一个中国原则的表述,“建议在彼此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各自以口头方式说明立场”。海协会研究了海基会的第八种表述方案,认为这个方案表明了台湾方面谋求统一、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虽然海基会提出“对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但没有具体论述台湾方面的看法,因此,可以考虑与海基会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达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同时提出希望海基会能够确认这是台湾方面的正式意见。

11月3日,海基会发布新闻稿并致函海协会,表示已征得台湾有关方面同意,“以口头声明方式各自表达”。同日,海协会副秘书长就此事与海基会秘书长通电话时表示,这次两会工作性商谈,“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表述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上取得了进展”,“贵会建议采用贵我两会各自以口头声明的方式表述一个中国原则。我们经研究后,尊重并接受贵会的建议。口头表述的具体内容,另行协商。”

11月16日,海协会致函海基会,指出海基会在香港商谈中就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提出了具体表述内容,其中明确了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重申了同意以各自口头表述的方式表明“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的态度,并提出海协会口头表述的意见为:“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努力谋求国家统一。但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一个中国的涵义。本此精神,对两岸公证书(或其他商谈事务)加以妥善解决。”该函以附件的方式,将海基会在香港提出的第八种表述方案附在函后,作为双方彼此接受的共识内容。12月3日,海基会回函对此未表示任何异议。至此,双方都认为经过协商达成了共识。这一共识后来被称为“九二共识”。

“九二共识”是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达成共识的方式是各自口头表述,构成共识的内容就是上述两段经过协商、相互认可的具体文字,核心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共识中,两会都表明了“谋求国家统一”“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态度。对于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台湾海基会表示“认知各有不同”,海协会表示“在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作了求同存异的处理。在两岸之间固有矛盾一时难以解决的历史条件下,“九二共识”的达成,体现了两岸双方搁置争议、求同存异的政治智慧,确立了两岸商谈的政治基础,为两会开展协商并取得成果提供了必要前提。

(海峡之声广播电台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标签

本文链接:/web/strait/a/content_353516.shtml

责任编辑:小咖

最后更新:2020-07-08 21:17:57

关于海峡之声| 网站首页| 节目时间表|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申请链接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8101150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920*1080浏览本网站

回到顶部